做起來

伊塔洛.卡爾維諾
有這樣一個鎮子,做什麼事情都被禁止了。

現在,因爲惟一未被禁止的就是尖腳貓遊戲,所以鎮上的臣民就經常聚在鎮後邊的草坪上,成天地玩尖腳貓遊戲。

因爲禁令被制訂的時候總有恰當的原因,所以沒有任何人覺得有理由抱怨,也沒人覺得受不了。

幾年過去了。有一天,官員們覺得再沒有任何理由禁止臣民做這些事了,他們就派了傳令官四處通知人們一切都開禁了。

傳令官來到老百姓喜歡聚集的那些地方。

“聽好了,聽好了,”他們宣佈,“所有的都開禁了。”但人們還是玩尖腳貓遊戲。

“明白嗎?”傳令官重申,“你們現在可以任意做想做的事了。”

“好的,”臣民們回答。“我們玩尖腳貓。”

那些傳令官一再地提醒他們的臣民,他們又可以回到他們從前曾經從事的那些高尚而有用的職業中去了。但是老百姓都不願聽,他們繼續玩尖腳貓,一圈又一圈,甚至都不停下來喘口氣。

看到他們是白費勁,那些傳令官就回去稟報上面。

“這很容易,”那些官員們說,“現在我們下令禁止尖腳貓。”

人民就是在那時開始反抗的,殺了部分官員。

然後人民分秒必爭地又回去玩尖腳貓遊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