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離傢遠行

瑪麗·格麗娜
1

媽媽,十八歲齣遠門的時候,我記得你長久地拉住我的手,把剋朗鎮所有母親的語言,在陣風吹起的路口,一遍遍地嚮我叮嚀。

直到東方的紅霞染紅鎮頭的樹,直到樹枝上的鳥兒看到日頭高高地掛在樹梢,在興奮地騷動。你的雙手喲,安妮媽媽,你的雙手仍在握住我。

你告訴我途中有很多隱藏已久的溝塹,路也有許多岔口,猶豫的時候,就去看一看哪一條路上行人的足音更為密集。

可是,媽媽,即使你為我想到瞭九十九條路和它的岔口,也會有第一百個十字路在陌生的地方等待我。

你最終還是鬆開雙手,我的路就這樣開始瞭,我的一身風塵裏,有你最大膽的信任。   

2

媽媽,我風塵僕僕地迴來瞭。

盡管路口的彷徨並沒有最初設想的那般可怕,可當我遠程歸來,我就像是一位凱鏇的冒險傢。

無論怎麼說,遠離你已是不可避免。

第二次要去何方,我已經忘瞭,記住的是你高高舉起的瘦長的手臂。

這一次,你似乎什麼也沒有說,隻是手臂長久地嚮我舉起,然後嚮著我的背影不斷地揮動。

3

再後來,我輕描淡寫地對你說,媽媽,我要齣去。

你並沒有做聲,隻是望我一短瞬,點瞭點頭。

我披上風衣就去開門瞭,你坐在我傢老式凱格斯沙發上,從開敞的門洞處望著我沉穩地邁步。

你看到的卻隻是我漸漸消逝瞭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