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解謎

梁文道
我們通常以為愛情是感性的,知識則是理性的。然而我要告訴你的,卻是愛情乃一種至為復雜的知識活動。由於戀人相信自己完全看透瞭對方的本質,而且他是唯一掌握這個真實知識的人,所以有人曾戲弄地把黑格爾的“主奴辯證法”套用在情侶的關係之上。“主人主宰瞭奴隸的命運,但是奴隸卻對他的主人瞭如指掌。”你控製瞭我的身心,不過我看穿瞭你的真實。

這種說法似乎言之成理,就以電話為例。等待情人的電話總是難熬,特彆是當你空留口訊,對方卻保持冷靜、愛理不理的時候。所有人際往來,莫非一種應答關係,有呼召遂有響應,送禮就期待迴禮,寄瞭一封信之後就等著迴信的到來。電話這種溝通技術使得應答俱在一瞬之間完成,幾有共時的幻覺,因此電話通信的懸擱就更加叫人睏擾瞭,也更加凸顯瞭主奴之間的優次地位。不迴電話的必定就是主人瞭。

奴隸的地位是很卑賤的,他覺得自己比不上對方,硬是嫌棄自己的種種缺點和過去,生怕它們傷及對方的衣角裙邊。當一個戀人處於這類自甘為奴的狀態,他的知識之旅就告展開瞭。在他的眼中,沒有什麼不是彆具意義的,簡單如一聲嘆息,一個手勢,一段短箋裏的標點符號,似乎都在指示著更遙遠的東西。即使是沉默與空白,於他而言也是詮釋的密林、知識的迷宮。就像歐洲古代的釋經學傢對待《聖經》的態度一樣,每個字都是神言,引領學著往更深奧更幽微的角落前進,力圖批注齣至為真實的本義。

你的確洞悉主人的核心,但他同時也為你撒下瞭一張符號之網;你擁有知識,但這尋求知識的活動卻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