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東京某晚的事

豐子愷
我在東京某晚遇見一件很小的事,然而這件事我永遠不能忘記,並且常常使我憧憬。

有一個夏夜,初黃昏時分,我們同住在一個“下宿”裏的四五個中國人相約到神保町去散步。東京的夏夜很涼快。大傢帶著愉快的心情齣門,穿和服的幾個人更是風袂飄飄,倘徉徘徊,態度十分安閑。

一麵閑談,一麵踱步,踱到瞭十字路口的時候,忽然橫路裏轉齣一個傴僂的老太婆來。她兩手搬著一塊大東西,大概是鋪在地上的席子,或者是紙窗的架子吧,鞠躬似地轉齣大路來。她和我們同走一條大路,因為走得慢,跟在我們後麵。

我走在最先。忽然聽得後麵起瞭一種與我們的閑談調子不同的日本語聲音,意思卻聽不清楚。我迴頭看時,原來是老太婆在嚮我們隊裏的最後的某君講什麼話。我隻看見某君對那老太婆一看,立刻迴轉頭來,露齣一顆閃亮的金牙齒,一麵搖頭一麵笑著說:

“lyada,iyada!”(不高興,不高興!)

似乎趨避後麵的什麼東西,大傢嚮前擠挨一陣,走在最先的我被他們一推,跨瞭幾腳緊步。不久,似乎已經到瞭安全地帶,大傢稍稍迴復原來的速度的時候,我方纔探問剛纔所發生的事情。

原來這老太婆對某君說話,是因為她搬那塊大東西搬得很吃力,想我們中間哪一個幫她搬一會。她的話是:

“你們哪一位替我搬一搬,好不好?”

某君大概是因為帶瞭輕鬆愉快的心情齣來散步,實在不願意替她搬運重物,所以迴報她兩個“不高興”。然而說過之後,在她近旁徜徉,看她吃苦,心裏大概又覺得過意不去,所以趨避似地快跑幾步,務使吃苦的人不在自己眼睛麵前。我探問情由的時候,我們已經離開那老太婆十來丈路,顔麵已經看不清楚,聲音也已聽不到瞭。然而大傢的腳步還是有些緊,不像初齣門時那麼從容安閑。雖然不說話,但各人一緻的腳步,分明錶示大傢都有這樣的感覺。

我每次迴想起這件事,總覺得很有意味。我從來不曾從素不相識的路人受到這樣唐突的要求。那老太婆的話,似乎應該用在傢庭裏或學校裏,決不是在路上可以聽到的。這是關係深切而親愛的小團體中的人們之間所有的話,不適用於“社會”或“世界”的大團體中的所謂“陌路人”之間。這老太婆誤把陌路當作傢庭瞭。

這老太婆原是悖事的、唐突的。然而我卻在想象,假如真能像這老太婆所希望,有這樣的一個世界:天下如一傢,人們如傢族,互相親愛,互相幫助,共樂其生活,那時陌路就變成傢庭,這老太婆就並不悖事,並不唐突瞭。這是多麼可憧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