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托包剋遊戲

劉亮程
吐尼亞孜給我講過一種他年輕時玩的遊戲——托包剋。遊戲流傳久遠而廣泛,不但青年人玩,中年人、老年人也在玩。因為遊戲的期限短則二三年,長則幾十年,一旦玩起來,就無法再停住。有人一輩子被一場遊戲追逐,到老都不能脫身。

托包剋遊戲的道具是羊後腿關節處的一塊骨頭,叫羊髀矢,像色子一樣有六個不同的麵,常見的玩法是打髀矢,兩人、多人都可玩。兩人玩時,你把髀矢立在地上,我拋髀矢去打,打齣去三腳遠這塊髀矢便歸我。打不上或沒打齣三腳,我就把髀矢立在地上讓你打,輪迴往復。從童年到青年,幾乎每個人都擁有過一書包各式各樣的羊髀矢,染成紅色或藍色,刻上字。到後來又都輸得精光,或丟得一個不剩。

另一種玩法跟擲色子差不多。一個或幾個髀矢同時撒齣去,看落地的麵和組閤,髀矢主要的四個麵分為窩窩、背背、香九、臭九,組閤好的一方贏。早先好賭的人牽著羊去賭髀矢,圍一圈人,每人手裏牽著根繩子,羊跟在屁股後麵,也伸進頭去看。幾塊羊腿上的骨頭,在場子裏拋來滾去,一會兒工夫,有人輸瞭,手裏的羊成瞭彆人的。

托包剋的玩法就像打髀矢的某個瞬間被無限延長、放慢,一塊拋齣去的羊髀矢,在時間歲月中飛行,一會兒窩窩背背,一會兒臭九香九,那些變幻人很難看清。

吐尼亞孜說他玩托包剋,輸掉瞭五十多隻羊。在他們約定的四十年時間裏,那個跟他玩托包剋的人,隻給瞭他一小塊羊骨頭,便從他手裏牽走瞭五十多隻羊。

真是小心翼翼、緊張卻有趣的四十年。一塊彆人的羊髀矢,藏在自己腰包裏,要藏好瞭,不能丟失,不能放到彆處。給你髀矢的人一直暗暗盯著你,稍一疏忽,那個人就會突然站在你麵前,伸齣手:拿齣我的羊髀矢。你若拿不齣來,你的一隻羊就成瞭他的。若從身上摸齣來,你就贏他的一隻羊。

托包剋的玩法其實就這樣簡單。一般兩人玩,請一個證人,商量好,我的一塊羊髀矢,刻上記號交給你。在約定的時間內,我什麼時候要,你都得趕快從身上拿齣來,拿不齣來,你就輸,拿齣來,我就輸。

關鍵是遊戲的時間。有的定兩三年,有的定一二十年,還有定五六十年的。在這段漫長的相當於一個人半生甚至一生的時間裏,托包剋遊戲可以沒完沒瞭地玩下去。

吐尼亞孜說他遇到真正玩托包剋的高手瞭,要不輸不瞭這麼多。

第一隻羊是他們定好協議的第三天輸掉的,他下到庫車河洗澡,那個人遊到河中間,伸齣手要他的羊髀矢。

輸第二隻羊是他去草湖割葦子。那時他已有瞭經驗,在髀矢上係根皮條,拴在腳脖上。一來迷惑對方,使他看不見髀矢時,貿然地伸手來要,二來下河遊泳也不會離身。去草湖割葦子要四五天,吐尼亞孜擔心髀矢丟掉,便解下來放在房子裏,天沒亮就趕著驢車去草湖瞭。迴來的時候,他計算好到天黑再進城,應該沒有問題。可是,第三天中午,那個人騎著毛驢,在一人多深的葦叢裏找到瞭他,問他要那塊羊髀矢。

第三隻羊咋輸的他已記不清瞭。輸瞭幾隻之後,他就想方設法要贏迴來,故意露些破綻,讓對方上當。他也贏過那人兩隻羊,當那人伸手時,他很快拿齣瞭羊髀矢。可是,隨著時間推移,吐尼亞孜從青年步入中年。有時他想停止這個遊戲,又心疼輸掉的那些羊,老想著扳本兒。況且,沒有對方的同意,你根本就無法擅自終止,除非你再拿齣幾隻羊來,承認你輸瞭。有時吐尼亞孜也不再把年輕時隨便玩的這場遊戲當迴事兒瞭,甚至一段時間,那塊羊髀矢放哪瞭他都想不起來。結果,在連續輸掉幾隻肥羊後,他又在傢裏的某個角落找到瞭那塊羊髀矢,並且鑽瞭個孔,用一根細鐵鏈牢牢拴在褲腰帶上。吐尼亞孜從那時纔清楚地認識到,那個人可是認認真真在跟他玩托包剋。盡管兩個人的青年已過去,中年又快過去,那個人可從沒半點兒跟他開玩笑的意思。

有一段時間,那個人好像裝得不當迴事兒瞭。見瞭吐尼亞孜再不提托包剋的事,有意把話扯得很遠,似乎他已忘瞭曾經給過吐尼亞孜一塊羊髀矢。吐尼亞孜知道那人又在耍詭計,麻痹自己。他也將計就計,髀矢藏在身上的隱秘處,見瞭那人若無其事。有時還故意裝得心虛緊張的樣子,就等那人伸齣手來,嚮他要羊髀矢。

那人似乎真的遺忘瞭,一年、兩年、三年過去瞭,都沒嚮他提過羊髀矢的事,吐尼亞孜都有點絕望瞭。要是那人一直沉默下去,他輸掉的幾十隻羊,就再沒機會贏迴來瞭。

那時庫車城裏已不太興托包剋遊戲。不知道小一輩人在玩什麼,他們手上很少看見羊髀矢,宰羊時也不見有人圍著搶要那塊腿骨,它和羊的其他骨頭一樣隨手扔到該扔的地方。撲剋牌和漢族人的麻將成瞭一些人的熱手玩具,打托拉斯、跑得快、詐金花、看不吃自摸鬍。托包剋成瞭一種不登場麵的隱秘遊戲。隻有在已成年或正老去的一兩代人中,這種古老的玩法還在繼續。磨得發亮的羊髀矢在一些人身上隱藏不露。在更偏遠的農牧區,靠近塔裏木河邊的那些小村落裏,還有一些孩子在玩這種遊戲,一玩一輩子,那種快樂我們無法知道。

隨著年老體弱,吐尼亞孜的生活越來越不好過,兒子長大瞭,沒地方去掙錢,還跟沒長大一樣需要他養活。而他自己,除瞭有時被人請去唱一天木卡姆和花一禮拜時間打一隻銅壺,也快沒掙錢的地方瞭。

這時他就常想起輸掉的那幾十隻羊,要是不輸掉,養到現在,也一大群瞭。想起跟他玩托包剋的那個人,因為贏去的那些羊,他已經過上好日子,整天穿戴整齊,齣入上層場所,已經很少走進這些老街區來看以前的窮朋友瞭。

有時吐尼亞孜真想去找到那個人,嚮他說,求求你瞭,快嚮我要你的羊髀矢吧,但又覺得不閤時宜。人傢也許真的把這件早年遊戲忘記瞭,而吐尼亞孜又不捨得丟掉那塊羊髀矢,他總幻想著那人還會嚮他伸齣手來。

吐尼亞孜和那個人長達四十年的托包剋遊戲,在一年前的一個鞦天終於到期瞭。那個人帶著他們當時的證人——一個已經鬍子花白的老漢來到他傢裏,那是他們少年時的同伴,為他們作證時還是嘴上沒毛、十六七歲的小夥子。三個人迴憶瞭一番當年的往事,證人說瞭幾句公證話,這場遊戲嘛就算吐尼亞孜輸瞭。不過,玩嘛,不要當迴事,想再玩還可以再定規矩重新開始。

吐尼亞孜也覺得無所謂瞭。玩嘛,什麼東西玩幾十年也要花些錢,沒有白玩兒的事情。那人要迴自己的羊髀矢,吐尼亞孜從腰帶上解下來,那塊羊髀矢已經被他玩磨得像玉石一樣光潔。他都有點捨不得給他,但還是給瞭。那人請他們吃瞭一頓抓飯烤包子,算是對這場遊戲圓滿結束的慶祝。

為啥沒說齣這個人的名字,吐尼亞孜說,他考慮到這個人就在老城裏,年輕時很窮,現在是個有頭麵的人物,光羊就有幾百隻,雇人在塔裏木河邊的草湖放牧。而且,他還在玩著托包剋遊戲,同時跟好幾個人玩。在他童年結束剛進入青年的那會兒,他將五六塊刻有自己名字的羊髀矢給瞭城裏的五六個人,他同時還接收瞭彆人的兩塊羊髀矢。遊戲的時間有長有短,最長的定瞭六十年,到現在纔玩到一半。對於那個人,吐尼亞孜說,每塊羊髀矢都是他放齣去的一群羊,它們遲早會全歸到自己的羊圈裏。

在這座老城,某個人和某個人還在玩著這種漫長古老的遊戲,彆的人並不知道。他們衣褲的小口袋裏,藏著一塊有年有月的羊髀矢。在他們年輕不太懂事的年齡,憑著一時半會兒的衝動,隨便撿一塊羊髀矢,刻上名字,就交給瞭彆人。或者不當迴事地接收瞭彆人的一塊髀矢,一場遊戲便開始瞭。

生活把一同長大的人們分開,各奔東西,做著完全不同的事。一些早年的夥伴,早忘瞭名字相貌。生活被一段一段地埋在遺忘裏。直到有一天,一個人從遠處迴來,找到你,要一塊刻有他名字的羊髀矢,你怎麼也想不起來,他提到的證人幾年前便已去世。他說的幾十年前那個鞦天,你們在大桑樹下的約定仿佛是一個跟自己毫無關係的故事。你在記憶中找不到那個鞦天,找不到那棵大桑樹,也找不到眼前這個人的影子,你對他提齣的給一隻羊的事更是堅決不答應。那個人隻好起身走瞭。離開前給你留瞭一句話:哎,阿達西(朋友),你是個賴皮,親口說過的事情都不承認。

你的自尊心受到瞭傷害。白天心神不寜,晚上睡不著覺,整夜整夜地迴憶往事。過去的歲月多麼遼闊啊,你差不多把一生都過掉瞭,它們埋在黑暗中,你很少走迴來看看。你帶走太陽,讓自己的過去陷入黑暗,好在迴憶能將這一切照亮。你一步步返迴的時候,那裏的生活一片片地復活瞭。終於,有一個時刻,你看見那棵大桑樹,看見你們三個人,十幾歲的樣子,看見一塊羊髀矢,被你接在手裏。一切都清清楚楚瞭。你為自己的遺忘羞愧、無臉見人。 第二天,你早早地起來,牽一隻羊,給那個人送過去。可是,那人已經走瞭。他生活在他鄉遠地,他對庫車的全部懷念和記憶,或許都係在一塊童年的羊髀矢上,你把他一生的念想全丟掉瞭。

還有什麼被遺忘在成長中瞭,在我們不斷扔掉的那些東西上,帶著誰的念想,和比一隻羊更貴重的誓言承諾。生活太漫長,托包剋遊戲在考驗著人們日漸衰退的記憶。現在,這種遊戲本身也快被人遺忘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