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泡菜頌

蔡瀾
泡菜不單能送飯,下酒也是佳品。

嘗試過諸國泡菜,認為境界最高的還是韓國的“金漬(Kimchi)”。韓國人不可一日無此君,吃西餐中菜也要來一碟金漬,越戰當年派去建築橋梁的韓國工兵,運輸機被打下,金漬罐頭沒貨到,韓國工兵,就此罷工。

金漬好吃是有原因的,是韓國悠久的曆史與文化中産生的食物。先選最肥大的白菜,加辣椒粉、魚腸、韮菜、蘿蔔絲、鬆子等等泡製而成。韓國傢庭的平房屋頂上,至今還能看到一壇壇的金漬。韓國梨著名地香甜,將它的心和部分肉挖齣,把金漬塞入,再經泡製,為天下罕有的美味,這是北韓人的做法,吃過的人不多。

除瞭泡白菜,他們還以蘿蔔、青瓜、豆芽、桑葉等等為原料。另一種特彆好吃的是根狀的蔬菜,叫Toraji的,味道尤其鮮美,高麗人什麼菜都泡,說也奇怪,想不起他們的泡菜中有泡高麗的。

如果老婆煮的菜不好吃,那也不用責罵,每餐吃泡菜以錶無聲抗議,多數會令她們有愧,廚藝跟著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