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無人看管的麵包圈

張抒
這是一個關於麵包圈的真實故事。20世紀80年代,美國有一個名叫保羅.費德曼的農業經濟學傢,他曾經領導一個研究所為美國海軍分析武器開支。這個研究所的收入來源於各種各樣的研究閤同。每拿到一個研究閤同時,費德曼總會買點兒麵包圈分給大傢,當做一種奬勵。

後來費德曼漸漸養成瞭習慣,每到星期五都會在辦公室裏放一筐麵包圈,讓大傢隨便吃。辦公樓裏其他單位的員工知道瞭,有事沒事也都過來拿幾個麵包圈。筐很快就見底瞭。費德曼隻好下迴多買些,最多的時候一周拿來100多個麵包圈。

這樣下去費德曼自己覺得很不劃算。為瞭收迴買麵包圈的成本,他在麵包筐旁放瞭一個空的用來裝錢的籃子,上麵標有建議價格。結果這個沒人看守的收款籃收迴瞭95%的麵包錢。費德曼感到很高興,認為自己驗證瞭人們都能夠通過道德自律。至於沒有收迴的5%,他相信隻不過是有些人一時疏忽纔沒有付錢。

後來,費德曼決定辭掉研究所的領導職務,專門賣麵包圈。費德曼開著車圍著華盛頓的那些辦公樓打轉,用很簡單的方式招攬生意:一大早,他將麵包圈和一個用來裝現金的籃子放在不同公司的食品問,等到午餐時再迴來取錢和剩下的麵包圈。

他的經濟學傢朋友都認為他瘋瞭,因為根據“經濟人”的說法,人們肯定會把麵包圈統統偷走,他會賠得傾傢蕩産。可是費德曼自己卻很有信心,按照自己的方法做瞭下去。齣乎朋友們意料的是,盡管費德曼收迴的錢沒有在研究所裏的多,可是也能達到87%的比例。幾年後,費德曼每周將8400個麵包圈送到140傢公司。他賺的錢和原來當研究分析師時一樣多。

賣麵包圈的同時費德曼也不忘自己的經濟學傢本行,他把自己的生意當做一種經濟學實驗,詳細地記錄下每一份數據。費德曼發現。通過測算實際收入和售齣麵包圈應收款的差額,他可以很好地考查顧客的誠實度。他們會偷麵包圈嗎?是什麼因素決定瞭有些人白拿、有些人付錢、有些公司的人比彆的公司的人誠實?

數據錶明,小公司的人要比大公司的人誠實。一個隻有幾十個員工的小公司付錢率通常比幾百人的大公司高上3到5個百分點。這有些齣乎費德曼的意料,因為他覺得越大的公司就會有越多的人圍攏在麵包籃子旁,也就有更多的目擊者促使你把錢扔進錢箱。然而事實卻不是這樣。在較小的團體裏,你如果做瞭一件不起眼兒的小事.馬上就會盡人皆知,所以反而促使你謹言慎行。而在一個大公司裏,即使你拿瞭麵包圈不給錢,誰又知道你是誰呢?這個道理也可以套用到社會上。農村的犯罪率要遠遠低於城市,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農村犯罪會更容易讓鄉裏鄉親的鄰居全都知道,這就是環境對人們的道德所造成的影響。

基於觀察,費德曼還認為土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一個熱愛工作、喜歡老闆的員工會更誠實。至於在一個公司內部,費德曼則相信級彆越高的人發生白吃現象的越多。

他曾經長期嚮一傢分散在3個樓層的公司送麵包。其中位於頂層的是管理層,樓下兩層是銷售、服務和行政的雇員。樓下收到的錢明顯比樓上多。費德曼猜想,因為這些管理層的人員具有過分的控製欲,所以容易發生不誠實的行為。不過有人刻薄地說,也許不誠實正是這些人擠進管理層的原因。

數據同時反映齣個人的心情也會影響誠實度。比如說天氣就是一個主要因素。好天氣能讓人們付個好價錢。壞天氣,比如颳風下雨時,人們則大肆白拿。

最有趣的則是節日也會影響人們付錢,有些節日讓人變壞,有些節日則讓人學好。聖誕節那一周付款百分比下降瞭2%,感恩節也不好,情人節那周也不怎麼樣。好的節日包括瞭7月4日(美國獨立F1)、勞動節、哥倫布日。“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日時,人們錶現得也相當不錯。這些節日或紀念日之間的不同之處在哪裏呢?費德曼發現,偷竊較少的節日是那些令人産生榮譽感的日子。偷竊較多的節目則是那些充滿瞭焦慮和對所愛的人滿懷期待的日子。

影響人們誠實有環境方麵的因素,也有情緒方麵的因素,但是讓費德曼最為興奮的不是他發現瞭人們為什麼不誠實,而是在利益誘惑之下人仍然能夠保持誠實。是的,有些人從他那兒偷麵包,但絕大多數人即使在沒有其他人在場時,或者陰天下雨、聖誕節的時候也沒有白吃。

古希臘哲學傢蘇格拉底的學生格勞康曾經描述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正直純樸的牧羊人在地洞裏獲得瞭一枚巨人的戒指,從此具有瞭隱身的能力。在沒有人能夠監視的情況下,原本誠實的牧羊人偷竊瞭珠寶,引誘瞭王後,殺死瞭國王。故事提齣瞭一個道德問題:是否任何人都能抵擋邪惡的誘惑,尤其是當他知道這些行為並不會為人所發覺的時候?

費德曼找到瞭答案,人們可以做到誠實。至少在麵包圈問題上,他有87%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