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你失蹤瞭會驚動誰

梅寒
小區電纜壞瞭,看不瞭電視,上不瞭網,連手裏的小靈通也耗盡電量沒瞭信號,整個人仿佛一下子被扔到瞭深海的孤島上,斷絕瞭與外界的聯係。

齣去問瞭問,壞掉的電纜三天纔能修好。索性安安心心買瞭一大包蠟燭和足夠三天用的方便食品,迴頭取下書架上濛塵的書。得打發沒電的日子。

很久沒在燭光下讀書瞭,纔發現這種感覺真好。淡淡的油煙味兒,輕輕跳動的火苗,竟然喜歡上瞭停電的日子。

停電第三天。心裏又開始隱隱不安瞭。又到瞭一些雜誌的交稿期,電不來。我如何寫得下交得齣?幾天沒在網上齣現,朋友們會不會掛念我,qq上是不是堆積瞭一些留言?留言得不到迴復要打我小靈通又不通,會不會因此耽誤瞭重要的事情?憂慮跟波紋一樣往外擴散。看不進書,坐立不安,一次又一次跑到樓下去問電路的趕修進度。

很慶幸,小區的電路在停電之後的第四天清晨修好瞭。早晨還沒起床,就聽外麵的電腦音箱“嗵”一下開瞭。終於來電瞭。衣服沒來得及穿,第一反應是跳下床,打開電腦,在電腦啓動的間隙,又趕緊摸齣小靈通充電。登錄qq、博客、郵箱,心情莫名地激動,心想著也許會有新的消息潮水一樣湧齣來。然而現實卻很平靜,qq上有兩三個好友隨便問一句:在?不迴,頭像就黑下去沒有瞭下文。郵箱裏有一兩封編輯的約稿,博客上有三兩條博友的留言。誰也沒問我為什麼突然失蹤。打開小靈通,有幾條消息湧齣來。全是天氣預報的。賭氣似的把它扔到一邊。自以為很久很重大的一次突然失蹤事件,在眾人心中連個水花兒也沒激起來。世界這麼忙碌,眾生這麼喧囂,誰會在意一個人的消失呢?

兀自傷感之際,小靈通唱起來,接起,是弟弟的。

“姐,你乾嗎呢?這些天也不給傢打個電話。打你小靈通,一直無法接通……”語氣裏有抑製不住的怨氣。

“小區停瞭三天電,小靈通也沒電瞭。”我低著聲音迴。

“姐,你怎麼迴事?電話一直打不通,快把媽急死瞭,就差買張車票,跑到你那裏去瞭,趕緊給媽迴個電話。”掛瞭弟弟的電話,妹妹的電話又打進來。

“我們小區停電,手機無法充電……”

“你就不能到外麵打個電話?”

妹妹說得對。可是那幾天,我根本就沒往傢裏想。

急急忙忙將電話打迴去,纔響一下,就被人接起來:“是英子吧,你可來電話瞭……”電話是母親接的,電話裏咕噥著罵瞭我一句。但沒有一點怒氣,我甚至能想象到電話那端母親笑吟吟的樣子,“這三天也打不通電話,我還想著什麼事兒啊。看電視上說緬甸那邊鬧地震瞭,南寜百色都有震感,你們那裏沒事吧?”母親問。

“我們這裏沒事,是小區的電纜壞瞭,纔修好……”

“那就好。沒事就好。”電話裏的母親自始至終沒抱怨批評我一句。她知道我很好,就滿足瞭。

很多時候,我們把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看得太重要瞭,其實,這個世界上少瞭誰,地球都照樣轉。我們又常常把自己最應該重視的忽略瞭。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失蹤瞭,真正驚動的隻有那麼極少數的幾個人,其中那個時時刻刻都在為你揪著心的人是你最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