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爸爸的味道

張小嫻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種獨特的氣味,日子久瞭,那種氣味就代錶他。

F說,他爸爸是一傢海鮮酒傢的廚師,小時候,每晚爸爸下班迴來,他都嗅到他身上有一股濃烈的腥味。他們住在一個狹小的房間裏,爸爸身上的腥味令他很難受。他和爸爸的關係很差。考上大學之後,他立刻搬齣去跟朋友住,父子倆每年隻見幾次麵。

後來,他爸爸病危,躺在醫院裏。臨終的時候,他站在爸爸的病榻旁邊,老人傢打著各種點滴,加上醫院裏濃烈的消毒藥水的味道,他再也嗅不到小時候他常常嗅到的爸爸身上的那股腥味——那股為瞭養活一傢人而換來的腥味。他把爸爸的手指放到自己鼻子前麵,可是,那記憶裏的腥味已經永遠消失。那一刻,他纔知道,那股他曾經十分討厭的腥味原來是那麼芳香。

爸爸走瞭,他身上的腥味卻永存在兒子的腦海中,變成瞭悔疚。F說,他不能原諒自己小時候曾經跟同學說:“我討厭爸爸的味道。”

他記得他有一位同學的爸爸是修理汽車的,每次他來接兒子放學,身上都有一股修車房的味道。另一個同學的爸爸在醫院工作,身上常常散發著醫院的味道。

爸爸的味道,總是離不開他的謀生手段。爸爸老瞭,那種味道會隨風逝去。我們是否尊重和珍惜他身上的味道?

你爸爸身上是什麼味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