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太貴瞭

列夫.托爾斯泰
地中海海濱有一個小小的王國,叫華納哥,人口隻有7000人。這個彈丸小國也有一個真正的國王。

這個小國也徵稅,煙草稅啦,酒類稅啦,人頭稅啦,等等。盡管那裏的人也像彆國人民一樣抽煙喝酒,可是由於人口實在太少,國王無法靠這點稅收來養活自己以及他的廷臣官吏。這之外還有一筆額外收入,來自一個賭輪盤的賭場。人們在這裏賭博,不論輸贏,老闆都要抽頭,留下自己的那份收益以後,再嚮國王繳納一大筆錢。他之所以能繳納這麼一大筆錢,是因為這樣的賭場在全歐洲是碩果僅存的一傢。其他賭場早在幾年前就被取締,因為賭場危害實在太大。

幾年前,這個彈丸小國裏發生瞭一起謀殺案。人民一嚮安分守己,這種事過去從沒發生過。法官們鄭重地舉行瞭會議,用最公正審慎的方式審理瞭這個案子。最後,根據法律判定,犯人應該斬首。到此為止,一切還算順當。他們把判決呈報給國王,國王審批瞭。

現在,隻有一件事不好辦:他們既沒有砍頭用的斷頭機,也沒有行刑的劊子手。大臣們研究後,決定函詢法國政府,能否藉給他們一部斷頭機和一名行刑專傢,把犯人的頭砍下來,並知照他們需要多少費用。信發齣去一個星期後,收到迴音,費用是16000法郎。國王看瞭信,考慮再三,說:“那個可憐的傢夥值不瞭這麼多錢呀!便宜點不成嗎?嘿!16000法郎,全國每人要攤兩法郎多呢。人民受不瞭,要惹齣亂子來的。”

國王召集瞭一次國務會議。他們再三商量怎樣纔能辦得節省點兒,比方說,難道不能弄個士兵,將就點兒把事兒給辦瞭嗎?於是,國王召來將軍,問他:“你不能給我們找個士兵把那個人的腦袋砍下來嗎?在戰爭中,他們殺人原是不在乎的。實際上,他們受的訓練不就是為瞭這個嗎?”但士兵們誰也不願乾。“不行,”他們說,“我們不會,這種事我們可沒學過。”

怎麼辦呢?大臣們商量來商量去,成立瞭一個專門機構,下設一個委員會,下麵再設一個小組委員會。他們最後決定,最好是把死刑改為無期徒刑。這樣做,既可以顯示國王的寬宏大量,又可以節約開支。

一年後的一天,國王審閱收支賬目,注意到看管那個犯人的費用開支並不小。要派專人看守,還要管犯人的飯,一年就是六百多法郎。最糟糕的是,這傢夥正年輕力壯,也許還能活上五十年呢。這樣一算,問題就嚴重瞭,這可不行。

國王召見瞭各位大臣,對他們說:“你們總得想個省錢的辦法來處置這個流氓纔好,現在這個辦法太費錢瞭。”大臣們商量來商量去,最後,有一位說:“諸位,依愚之見,我們得撤掉那名看守。”另一位大臣反駁:“這樣一來,這傢夥會跑掉的。”第一位說:“那就讓他跑掉好啦,這該死的!”

他們撤掉看守,結果發現,吃飯的時間到瞭,犯人齣來看見守衛沒有瞭,就自己進禦膳房去打飯,再迴到房中。第二天也是如此,沒有一丁點兒逃跑的意思。

司法大臣讓人把他帶來。“你為什麼不跑呢?”大臣說,“沒有人看著你瞭,你想到哪兒就可以去哪兒,國王是不會介意的。”

那人迴答:“可我沒有地方可去呀。叫我怎麼辦呢?你們給我判瞭死刑,就該把我處決纔是,毀瞭我的名聲,現在人們不會理我瞭。你們這樣對待我,不公平呀。你們愛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反正我是不走的!”

這可怎麼辦呢?大臣們又召開會議。左商量右考慮,唯一打發他的辦法是給他一筆養老金。事情就這樣決定瞭,他領到預付給他的三分之一年金,離開這個王國,在國境綫那邊買瞭一小塊土地,種菜度日,過著舒舒坦坦的日子。他總是準時去華納哥領養老金,拿到錢,就到賭桌上去賭上兩三法郎,有時贏,有時輸,然後迴傢。他安分守己,日子過得挺好。

有的國傢為瞭砍下一個人的腦袋來,或者關他一輩子,是不在乎破費的。他沒有在這樣的國度裏犯罪,真算是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