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沒有人注意我

瑪約·賓奇
我比拿破侖高一英尺,我的體重是名模特兒威格的兩倍。我唯一一次去美容院的時候,美容師說我的臉對她來說是個難題。然而我並不因那種以貌取人的社會陋習而憂煩不已,我依然十分快樂、自信、坦然。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跳舞時的悲傷心情。舞會對一個女孩子來說總是意味著一個美妙而光彩奪目的場閤,起碼那些不值得一讀的雜誌裏是這麼說的。那時候鑽石耳環非常時髦,我為準備那個盛大的舞會練跳舞的時候總戴著它,以緻我疼痛難忍,不得不在耳朵上貼瞭膏藥。也許是由於這膏藥,舞會上沒有人和我跳舞,然而不管什麼原因,我在那裏整整坐瞭4小時43分鍾。當我迴到傢裏,我告訴父母親我玩得非常開心,跳舞跳得腳都疼瞭。他們聽到我舞會上的成功都很高興,歡歡喜喜去睡覺瞭。我走進自己的臥室,撕下瞭貼在耳朵上的膏藥.傷心地哭瞭一整夜。

有一天,我獨自坐在公園裏,心裏擔憂如果我的朋友從這兒經過,在他們眼裏我一個人坐在這兒是不是有些愚蠢。當我開始讀一段法國散文時我讀到有一行寫到瞭一個總是忘瞭現在而幻想未來的女人,我不也像她一樣嗎。顯然,這個女人把她絕大部分時間花在試圖給人留下印象上瞭,而很少時候經營自己的生活。在這一瞬間,我意識到我整整20年的光陰就像是花在一個無意義的賽跑上瞭。我所做的一點都沒有起作用,因為沒有人在注意我。

現在我知道下一迴當我走進一傢商店,一位營業員翹起嘴說“您的號碼,我想,這兒絕沒有您要的號碼。”這僅僅是說店裏的存貨不足。這樣無形中我心裏好像去掉瞭一個重負,我覺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輕鬆、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