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小女孩和厭倦

於爾克.舒比格
一個小女孩從來沒有爲什麼事感到厭倦過,在下雨天也沒有星期天也沒有。有一天她決定去認識一下厭倦。

她先去向報刊亭裏那個總是在打呵欠的賣報女人打聽。

“它剛纔還在這裏呢,”女人說,“你只要等一會兒,它很快會回來的。”

小女孩等着。她看着女人工作。當她點錢的時候,她的手指翻着現金櫃,好象在玩一件樂器。厭倦沒有來。

“也許我該去路上等它,”小女孩說。她謝過了女人,離開了。

“如果我真的碰到了厭倦,”她一邊走一邊想,“我要怎麼才能認出它來呢?”

小女孩向一位穿着桔黃色工作服正在爬梯子的先生提了這個問題。

“我能告訴你厭倦長得象什麼,”先生回答說,“首先,它很長。”

“怎麼長?”

“象所有盡頭的盡頭那麼長。”

“然後呢?”小女孩問。

男人已經又爬了幾節梯子。

“然後,它是淺灰色的。差不多是淺灰色的。”

“差不多是淺灰色的。”小女孩重複了一遍。

那天差不多是淺灰色的東西有很多:一隻貓,一條路,一條褲子,牆,但是這些都不夠長。

小女孩順着一條街走,然後是另一條,然後她從一座鐵路橋下走過,到頭來,沒有什麼是足夠長的。她穿過了一片田野,然後是另一片,沿着一條岸邊滿是楊樹的小河走,她一口氣走下去,走到了一切的盡頭,所有盡頭的盡頭。

厭倦遠遠地看見小女孩走過來。

“哎,蘇菲?”她走近的時候,他問道。

蘇菲停下了。

“你怎麼知道我叫蘇菲?”

“這一下就能看出來。”

蘇菲盯着厭倦。

“要說你呀,可不能一下看出來。的確你首先很長,然後你又差不多是淺灰色,但是除此而外,你更……”

“更什麼?”

小女孩張開了嘴,但什麼也沒說。她打了個呵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