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聰明人和傻子和奴纔

魯迅
奴纔總不過是尋人訴苦。隻要這樣,也隻能這樣。有一日,他遇到一個聰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說,眼淚聯成一綫,就從眼角上直流下來。“你知道的。我所過的簡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這一餐又不過是高粱皮,連豬狗都不要吃的,尚且隻有一小碗……”

“這實在令人同情。”聰明人也慘然說。

“可不是麼!”他高興瞭。“可是做工是晝夜無休息:清早擔水晚燒飯,上午跑街夜磨麵,晴洗衣裳雨張傘,鼕燒汽爐夏打扇。半夜要煨銀耳,侍候主人耍錢;頭錢從來沒分,有時還挨皮鞭……。”

“唉唉……”聰明人嘆息著,眼圈有些發紅,似乎要下淚。

“先生!我這樣是敷衍不下去的。我總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麼法子呢?……”

“我想,你總會好起來……”

“是麼?但願如此。可是我對先生訴瞭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經舒坦得不少瞭。可見天理沒有滅絕……”

但是,不幾日,他又不平起來瞭,仍然尋人去訴苦。

“先生!”他流著眼淚說,“你知道的。我住的簡直比豬窩還不如。主人並不將我當人;他對他的叭兒狗還要好到幾萬倍……”

“混帳!”那人大叫起來,使他吃驚瞭。那人是一個傻子。

“先生,我住的隻是一間破小屋,又濕,又陰,滿是臭蟲,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穢氣衝著鼻子,四麵又沒有一個窗子……”

“你不會要你的主人開一個窗的麼?”

“這怎麼行?……”

“那麼,你帶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纔到他屋外,動手就砸那泥牆。

“先生!你乾什麼?”他大驚地說。

“我給你打開一個窗洞來。”

“這不行!主人要罵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來呀!強盜在毀咱們的屋子瞭!快來呀!遲一點可要打齣窟窿來瞭!……”他哭嚷著,在地上團團地打滾。

一群奴纔都齣來,將傻子趕走。

聽到瞭喊聲,慢慢地最後齣來的是主人。

“有強盜要來毀咱們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來,大傢一同把他趕走瞭。”他恭敬而得勝地說。

“你不錯。”主人這樣誇奬他。

這一天就來瞭許多慰問的人,聰明人也在內。

“先生。這迴因為我有功,主人誇奬瞭我瞭。你先前說我總會好起來,實在是有先見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興地說。

“可不是麼……”聰明人也代為高興似的迴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