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未婚妻

瑪.奧克羅克斯
假期之後,我回巴黎去。我到車站的時候,火車上已坐滿了旅客。我在各節車廂裏都尋找遍了,想覓一個座位。但找來找去,只在最末一節車廂裏,尋着一個空座,並且上面還放了兩個雞鴨籃子,裏面的雞鴨不停地伸出頭在窺探。我遲疑了半天,才決定進去。我正想在這熙攘的旅客中,尋找這籃子的主人,有一個穿農夫衣服的人對我說:“小姐,請等一會兒,我就把那個籃子拿下來。”

我於是把放在他膝上的果籃拿下來,他這才立起身來,將雞鴨籃移在座位底下。鴨子很不願意,我由它們的叫聲中可以知道,雞低下它們的頭,好象被侮辱了似的。農夫的妻子,叫着它們的名字,和它們談話。

當我坐下來的時候,鴨子也安靜了。坐在我對面的一位旅客,問農夫的雞鴨是否帶到市場上去的。

“先生,不是的。”農夫這樣的回答,“我帶給我兒子的,後天他就要結婚了。”

他容光煥發,四下看着,很象要人人都知道他現在是非常幸福的人似的。

火車開行了。問他雞鴨的那個旅客,展開了他的報紙。在這時候,農夫又和他攀談起來:“我的兒子,他在巴黎一家商店裏做事,他將要和一個青年女郎結婚,也是在商店裏做事的。”

旅客將報放在膝上,一隻手還拿着,靜聽了一會兒道:“那個女郎很美麗嗎?”

農夫說:“我們不知道,我們還沒有見過她呢。”

旅客說:“真的嗎!那麼,倘若她是很醜,你恐怕也要不喜歡她了罷?”

村人回答道:“那也許她是很醜的。不過,我們仍是歡喜她,因爲我們最疼愛的孩子,願意娶一個貌醜的妻子。”

坐在我旁邊的農夫妻子接口道:“還有,若是她能令我們的菲力歡喜,一定也能叫我們歡喜的。”她轉過來看着我,在她的小圓臉上,溫和的眼光,表示着笑容。從她的外表看去,我絕不相信,她能有一個行將結婚的兒子。她問我是否到巴黎去。當我點頭承認後,坐在我對面的旅客,又說起笑話來。

他說:“我願意打賭,這位青年女士就是你兒子的未婚妻。她是祕密地來會她的公婆的,卻不說出她是誰來。”

人們都望着我,我臉不由得紅起來。村人和他的妻子一同說道:“倘若這是真的,我們真歡喜極了!”

我告訴他們那完全不對。但是,那位旅客仍然不相信。他的理由是,我將上車的時候,窺探了兩次,好象在找人似的,並且遲疑了半天,才決定進來。別的旅客都笑了。我極力解釋,說那是因爲尋覓座位的緣故。

村人說:“那也沒有什麼要緊,若是我們的媳婦真象你一樣,那我們就幸福極了。”

那位旅客仍保持着他的戲謔態度,看了我一眼,對農夫說:“等你到了巴黎時,你就知道,我並沒有弄錯。你的兒子將要對你說,‘這就是我的未婚妻。’”

過了一會兒,村婦轉過來對着我,在籃子裏尋出一塊餅來,對我說,這是她那天早上親自做的。我沒有什麼話可以推辭,只好說,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受了寒,將餅退還給她。她扔在籃裏,卻又給我一串葡萄。我無法推辭,只好接受了。

當火車停了的時候,她丈夫要去替我弄熱水喝,我又無法阻止他,真覺十分的不安。

我看着這位慈善的老人,不禁很爲懊惱,因爲我不能真正當他的媳婦啊!我知道他們對我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唉!我到處漂泊,沒有見過我的父母,永遠是異鄉過客。

我時時看見他們在注視着我。

火車到了巴黎車站的時候,我幫助他們把籃子拿下去,並且給他們指路。我看見一個少年奔向他們跟前來,雙手緊緊地摟抱着他們。我趕緊躲開了。離着他們遠些站着。他和他們不住地接吻,親了又親,親了又親。他們面含着笑容,一望而知他們心中是無限快樂。行李撞着的時候,挑夫們的呼喊聲,他們都沒有聽見。

我跟着他們到了車站門。兒子一隻手臂挎着一籃雞,另一隻手緊摟着他母親的腰。他愉快的眼睛含着笑容,和他父親一樣。

站外面很暗,我將大衣領子翻了起來,相隔數步跟在這對老夫婦後面。兒子出去看他的馬車。村人用手撫摸着一個花點的大頭雞,對妻子說道:“若是我們早知道她不是我們的媳婦,我們應當把這隻花點的雞送給她。”

妻子也撫摸着雞說:“是的,若是我們早知道了。”

她轉向出站的人們看了一會,並且向遠處也看了看道:“她不在這些人當中了。”

兒子和馬車來了,他扶着他父母進了車,他坐在一旁,仍然不住地看着他們。他看起來很強健和藹。我想,他的未婚妻,真是一個幸福的女子呢!

馬車走遠了,我慢慢地走到街上去。今天的所遇,感動着我,使我不願再回到我那孤寂的小屋子裏。我已經二十歲了,還沒有人向我求過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