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打不碎的雞蛋

馬萊巴
一隻帕多瓦種的母雞,在靠近帕爾瑪城的一所農莊裏齣生長大,它有個毛病:生齣的雞蛋的蛋殼很容易碎。原因在於其它的母雞都吃小石塊和石灰微粒,所以:它們生下的雞蛋殼都結實;而它隻吃小麥、高粱和玉米粒,或者吃小蟲子,它吃的蟲子有玫瑰色的、黑色的和其它各種顔色的,它從來不吃小石子和石灰微粒,因為它消化不瞭。要是偶然吃下去一顆石子,那石子就整天呆在它的胃裏瞭,而且使它整夜閤不上眼,所以,它生的雞蛋殼很容易破碎。

一天,帕多瓦母雞聽到一位賣雞蛋的商人對農莊的女主人抱怨說,有一隻母雞生的蛋太容易破瞭,每次運輸途中都得碎。母雞聽瞭十分擔心,因為它知道,一旦女主人發現瞭那些蛋殼易破碎的雞蛋都是它生的話,那麼很可能就會把它宰瞭。農莊附近有一傢大理石匠鋪。一天,母雞試著去嘗大理石粉末。石粉既不好吃也不難吃,但跟小石子和石灰微粒一樣難消化。第二天,它生下的雞蛋蛋殼呈大理石的顔色,外錶十分好看,但還是很容易破碎。另有一天母雞從石匠鋪麵前走過時,看到有一桶罐子打開著,上麵寫有“硬化劑”的字樣。“但願這東西從來沒有毒。”可憐的母雞自言自語道。母雞在那白色的糊狀物上啄瞭兩三下,原來那是石匠用來粘大理石的粘膠。它隨後跑迴到雞捨去,因為要是吃瞭那東西要死的話,它情願死在自己的窩裏也不能死在馬路上。它久久地睜著眼睛等著肚子作疼,最後它睡著瞭,它一夜睡到大天亮,黎明時它生瞭蛋。

它不像往常那樣啼叫以通知女主人來取蛋,它拿瞭雞蛋到一片樹叢後麵去。母雞先用嘴啄,然後拿一塊石子敲:這一迴,它生的蛋可真硬,於是,它就把雞蛋放迴雞捨去。

帕多瓦母雞生下的蛋在運輸途中沒有破碎,它被放在市場的貨攤上,讓一位工人的妻子煎雞蛋吃。女人迴到傢,把所有雞蛋都放在碗邊,她拿起帕多瓦母雞生的這個雞蛋在碗邊一敲,但雞蛋沒有打碎,碗卻打碎瞭。“咦,真怪!”女人自言自語,她拿起雞蛋,在大理石做的桌子角上敲。大理石被敲掉瞭一角。她拿來瞭錘子,試著用錘子敲雞蛋,還是敲不碎。於是她把那隻蛋放在一邊,因為她不好意思對丈夫和兒子說自己連一隻雞蛋也敲不碎。

丈夫與兒子吃瞭用三隻雞蛋煎的蛋,而不是四隻。妻子說人傢賣給她一隻不新鮮的雞蛋,也許已經壞瞭,所以她故意沒煎進去。

第二天,她那個大學生兒子把幾隻爛西紅柿和那隻雞蛋放進包裏,因為那天有部長來參觀。那個部長詭計多端,他想與大學生們見麵,讓他們鼓掌歡迎。大學生們商議好給予他應有的歡迎。當那位部長一齣現在學校門口時,爛西紅柿和臭雞蛋朝他的前額扔過去。隻聽見“啪”,像是打過去一塊石頭似的,部長應聲倒地。大傢把他抬齣去,用冰水袋敷在他的額頭上,因為部長的前額正中長齣一個大鼓包。盡管用冰水敷,他那個腫包越來越大,活像犀牛的角。

打從那天以後,部長再也不接見大學生瞭,也不再去參觀什麼開幕式瞭,因為不管怎麼冷敷和治療,部長額頭上的那塊包怎麼也消不下去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