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陶器與紙屑

林清玄
在香港的中國百貨公司買了一個石灣的陶器,我從前旅行時總是反對購買那些沉重易碎的物品,這一次忍不住還是買了,因爲那陶器是一個赤身羅漢騎在一匹向前疾馳的犀牛上,氣勢雄渾,非常生動,很能象徵修行者勇往直前的心境。

百貨公司裏有專門爲陶瓷玻璃包裝的房間,負責包裝的是一位講標準北京話的中年婦人。她從滿地滿牆的紙箱中找來一個,體積大約有我的石灣陶器的四倍大。

接着她熟練地把破報紙和碎紙屑墊在箱底,陶器放中間,四周都塞滿碎紙,最後把幾張報紙揉成團狀,塞好,滿意地說:“好了,沒問題了,就是從三樓丟下來也不會破了。”

我的石灣陶器本來有兩尺長、一尺高、半尺寬,現在成爲一個龐然的箱子了,好不容易提回旅館,我立刻覺得煩惱,這樣大的箱子要如何提回臺北呢?它的體積早就超過手提的規定了,如果用空運,破的機率太大,還是不要冒險纔好,一個再好的陶瓷,摔破就一文不值了。

後來,我做了決定,決定仍然用手提,捨棄紙箱、碎紙和破報紙,找來一個手提袋提着,從旅館到飛機場一路無事,但是上飛機走沒幾步,一個踉蹌,手提袋撞到身旁的椅子,只聽到清脆的一聲,我的心震了一下,完了!

驚魂甫定地坐在自己的機位上,把陶器拿出來檢視,果然犀牛的右前腳斷裂,頭上的角則完全斷了。

我心裏非常非常的後悔,後悔沒有信任包裝婦人的話,更悔把紙箱丟棄。這時我心裏浮起一個聲音說:

“對一個珍貴的陶器,包裝它的破報紙和碎紙屑是與它相同珍貴的。”

確實,我們不能只想保有珍貴的陶器而忽視那些看來無用,卻能保護陶器的東西。

生命的歷程也是如此,在珍貴的事物周圍總是包着很多看似沒有意義,隨手可以捨棄的東西,但我們不能忽略其價值,因爲沒有了它們,我們的成長就不完整,就無法把珍貴的東西少年帶到中年,成爲有智慧的人,同樣的,我們也不能忽視那些人生裏的負面因素,沒有負面因素的人生,就得不到教訓、啓發、鍛鍊,乃至於成長了。

對於一朵美麗的花,它腳下卑賤的泥土是一樣珍貴的。

對於一道絢爛的彩虹,它前面的烏雲與暴雨是一樣有意義的。

對於一場精彩的電影,它周圍的黑暗與它是同等價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