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愛情飢渴症

劉瑜
飢餓會影響人的判斷力,這勿庸置疑。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人飽的時候和餓的時候,去超市買東西,消費數額往往大相徑庭。餓的時候逛超市,看見任何食物都兩眼放光,有如與失散多年的親人重逢,一旦抓住,就不肯鬆手。而飽的時候,則推着小車,從容不迫在貨架間穿行,看見吃的,一般得風度翩翩地左右端詳一番,多數時候還把它給扔回貨架上去。後來,我知道有一種病,叫“愛情飢渴症”。

我琢磨着,飢渴症都是一樣的,不管前面的定語是不是愛情。

愛情飢渴症最大的臨牀表現,就是迫不及待地將隨便什麼落入手中的“食物”都飛速地塞到自己的車框裏去,並且不管那個食物多難吃都堅信它就是自己最想吃的東西,並且不管它的價格如何,都一定要把它買回家去。

總而言之,被飢餓衝昏了頭腦。

一般來說,一個人要餓到老眼昏花的程度,總得餓了一陣。所以多年沒有正兒八經談戀愛的大齡男女青年,是愛情飢渴症的高發人羣。尤其是大齡女青年,因爲對愛情的胃口特別好,因爲眼看着兜裏的糧票就要過期,所以看見一個吃的在眼前,哪怕是發了黴的包子,哪怕是爛了心的蘋果,都要一個箭步衝過去,不分青紅皁白地往肚子裏吞。

問題是,看都沒看清的東西,直接往肚子裏塞,能有什麼好結果。

那黴包子也好,爛蘋果也好,看見你跑得這麼快,吞得這麼急,肯定要沾沾自喜。自然而然地,他要把你的飢餓感誤解爲他的內在價值。我是不是很牛啊?是不是很酷啊?是不是有種我自己都沒有發掘的神祕魅力啊?黴包子、爛蘋果照着鏡子,抹着自己的大背頭,越看越得意。不行,既然我這麼牛,有這麼神祕的魅力,哪能這麼輕易就出手?所以,便是黴包子、爛蘋果,看你跑得這麼快,也要在你伸手的一剎那,把自己的價格上調個百分之五十、八十的。所以我們纔看到無數的兄弟姐妹痛心疾首地抱怨:“丫什麼東西啊?要纔沒才,要貌沒貌,要錢沒錢,譜倒是擺得比天高……”

那可不,你給人家那麼多顏色,人家能不開染坊。

黴包子因爲你給的那點顏色,把自己看成新鮮包子。新鮮包子因爲那點顏色,把自己看成是紅燒肉。紅燒肉因爲那點顏色,把自己看成是鮑魚魚翅。反正你的愛情飢渴症,造就了對方的自大狂。

對對方其實也不公平。因爲患有愛情飢渴症,所以你尋找愛情的時候,尋找的是一劑膏藥,牢牢地貼在你的傷口上。既然你找的是膏藥,它最重要的性能就應該是安全、是殺菌、是保護。它要治療你歷史上所有的炎症,還要抵禦將來所有可能的細菌。可是,愛情它不僅僅是狗皮膏藥啊。人們說了,愛情要象鮮花一樣美麗,無用,僅僅是囂張地美麗。

記得崔健以前在某次採訪中說,他一般只和27歲以下的女孩戀愛,因爲27歲以上的女孩總是太缺乏安全感,而且總是讓這種危機感敗壞了戀愛的其它樂趣。

這話裏面充滿了性別歧視和年齡歧視,但是我承認,他有他的道理。他不願做一片膏藥,被按在一個愛情飢渴症的傷口上,一按不起。

英語世界有一句被說得有點濫的話,叫做:“I love you not because I need you, but because I want you.”翻譯成中文就是,“我愛你不是因爲我需要你,而是因爲我想要你。”這個“需要”和“要”之間的區別,就是把對方當作一個工具還是一個主體的區別。如果一個女人因爲錢而嫁給某人,那她就是把他當作了錢包,工具的一種。同理,如果一個女人因爲感情的飢渴而嫁給某人,那她就是把他當作了膏藥,工具的另一種而已。

據說真正的愛情,不是因爲對方能帶給你什麼,而是因爲你就是欣賞他,他這個人。

對於愛情飢渴症患者自己來說,找到她的膏藥,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飢餓是一種矇蔽。所謂飢不擇食,說的就是這個道理。等你把自己隨手撈來的包子蘋果塞進肚子,大半飽之後,也許會突然發現,其實你並不愛吃這些包子蘋果,其實這些包子蘋果其實並不美味。怎麼辦?把剩下的扔到垃圾桶裏去?可是,浪費糧食缺乏基本的公德心。

所以說,當你推着購物車在愛情的超市裏穿行的時候,再飢腸轆轆,也要有耐心。耐心是一種美德,其基本的道理就是,你的飢餓,不應該是讓一個黴包子糟蹋你胃口的理由,也不能是你浪費一個好包子的理由。很多時候,衝動裏面有一種快感,而另一些時候,遠離則是一種操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