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永遠一樣的黃昏

劉亮程
每天這個時辰,當最後一縷夕陽照到門框上我就迴來,趕著牛車迴來,吆著羊群迴來,背著柴禾迴來。父親母親、弟弟妹妹都在院子,黃狗蘆花雞還沒迴窩休息。全是一樣的黃昏。一樣簡單的晚飯使勞纍一天的傢人聚在一起——麵條、饃饃、白菜——永遠我能趕上的一頓晚飯,總是吃到很晚。父親靠著背椅,母親坐在小闆凳上,兒女們蹲在土塊和木頭上,吃空的碗放在地上,沒有收拾。一傢人靜靜呆著,天漸漸黑瞭,誰也看不見誰瞭,還靜靜呆著。油燈在屋子裏,沒人去點著,也沒人說一句話。

另外一個黃昏,夕陽在很遠處,被陰雲攔住,沒有照到門框上。天又低又沉,滿院子的風,很大的樹枝和葉子,飄過天空。院門一開一閤,啪啪響著。頂門的木棍倒在地上。一傢人一動不動坐在院子,天眼看要黑。天就要黑。我們等這個時辰,它到瞭我們還在等,黑黑地等。像在等傢裏的一個人。好像一傢人都在,又好像有一個沒迴來。誰沒有迴來,風嗚嗚地颳。很大的樹枝和葉子,接連不斷地飄過頭頂。

風給你開門,給你關門。

很多年前,我們都在的時候,我們開始瞭等候。那時我們似乎已經知道,日後能夠等候我們的,依舊是靜坐在那些永遠一樣的黃昏裏,一動不動的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