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愛管閑事的司機

倪匡
那一對男女從上計程車起,男的就緊摟著女的,女的也緊靠著男的。計程車司機是接觸人最多的行業,自然一看就知道,這是什麼關係的男女,司機可以知道,這是一雙關係並不正常,嗯,或者說關係並不單純的男女。

什麼叫關係並不單純呢?例如,男的有過糾纏不清的婚姻和男女關係。女的也一樣,更可能的是,這一雙男女之中的一個,正對另一個異性在道義上正進行背叛,或許,兩個人都如此。計程車司機自然不會錶示什麼,他隻是從後視鏡中看瞭他們一眼,男的和女的都長得不齣眾,中等個。男的滿頭油光,有一種說不齣來的猥瑣,那種猥瑣,甚到可以和骯髒連結在一起。司機徑有點替那個女的可惜,女的皮膚白,自有一股楚楚的風緻,卻把她那粉白的臉頰,貼在那滿是油膩的一張髒臉上。

司機的經驗很豐富,從這一男一女的神情上,可以看齣,那男的正竭力把自己扮演成一個大情人的角色,在不斷地用低沉的聲音講著話,口角泛著有惡臭的唾沫,看起來像死去瞭的螃蟹。

他在說些什麼,司機並沒有聽清,司機在聽他說齣瞭一個地名之後,就按下瞭費錶,他早知道這一雙情侶會到那地方去,那是著名的情侶幽會區,有許多按小時計齣租的房間供需要發泄的男女使用。

不過,司機心中想瞭一下,看那男的這種窮心未退,色心又起的樣子,那一區的房租並不便宜,看他的樣子,未必拿得齣來,多半還得那個女的拿齣來。

司機先生在心中嘆瞭一聲,現在的女人真好騙,那女的三十來歲,麵目秀麗,皮膚白,看樣子身材也頗好,年紀不小,不是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怎麼就那麼容易上當?聽那男的斷斷續續在說什麼:“我和你結婚,我一直愛你,我…給你一個傢……。”那女的聽得十分陶醉,靠得男的更緊,男的雙手也就在女的身上恣意撫摸著。男的還在說些什麼,專心駕車的司機沒有再用心聽,反正就是那一套,有的女人也真好騙,什麼實際的錶現都不必有,有的男人在一元錢也拿不齣來的情形下,講一句“將來我給你整個世界”,也就有笨女人上當瞭。當然,這種笨女人現在很少瞭,可是還不能說沒有,這時在計程車上的這個不就是嗎?

看起來,那男的已經可以得手瞭,車子一到目的地,他們摟抱著進瞭房間。這種低聲下氣,好話說盡的猥瑣男人,自然也有討女人歡喜之處,這種男人,會像狗一樣馴服,會像狗一樣什麼都會做,當一個男人什麼也拿不齣來給一個女人的時候,自然隻有利用原始的本錢去討好女人,就像一個女人什麼都不能齣賣的時候,就隻好齣賣自己的肉體一樣。

司機又嚮後視鏡中看瞭一眼,暗中搖瞭搖頭,那男人的體型,似乎不夠做男妓的資格,不知道他是用瞭什麼方法把這個笨女人騙上手的,隻怕費的工夫不少,說不定甚至以眼淚鼻涕來錶示他的愛意!當司機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他不由自主感到一陣惡心,喉間也不吾遏製地發齣瞭一陣“喀喀”聲。但由於馬路上的聲音十分嘈雜,所以後麵的一男一女,並沒有察覺。

女的身子突然震動瞭一下,本來半閉著的眼睛,也在那一刹那間睜大,她的身子離開瞭男的一點,男的迫不及待把她拉迴來,女的再掙瞭一下,很簡單的一句話,可是她說來卻像是十分艱難:“我…我…他對我很好,我現在…對不起…他。”

男的臉上,現齣瞭醜惡之至的神情,一張本來還隻是平庸的臉上,竟然泛起瞭一層陰險的神情像這樣的男人,實在是連做一個壞人的資格都不夠的,所以他在起壞主意的時候,看起來就隻是下賤。

女的繼續說“他照顧得我很好…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纔覺得自己像人…。”男的立刻咬牙切齒:“他在玩弄你!你在他那裏,什麼都不能得到,等他玩膩瞭,一腳就把你踢開,而和我在一起,我永遠愛你!”

兩人又緊摟在一起,女的臉上僅有的幾絲歉疚的神情也消退瞭,陶醉在男的虛妄的諾言中。

司機嘆瞭一口氣,他十分愛管閑事,雖然已經算是竭力壓抑著自己,不必去管彆人的閑事,車裏的一男一女,擺得很明白,是一個賤男人和一個笨女人,他們在進行的行為,日後他們必然都會受到報應,那個不忠的女人,會自食惡果,受瞭損害的另一些人,也不會有多大的損失,何必管這個閑事呢?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重重的問瞭一句:先生,你靠什麼來過生斫你能提供你愛的女人閤水準的生活嗎?

男的陡然震動瞭一下,臉上齣現此情唯天可錶的神情“我會無微不至的照顧你…嗯…暫時錢不夠用…你也可以去找一份工作…大傢一起努力…。”

司機嘆瞭一聲:這種話,聽來倒真動人,小姐,你相信瞭?女的低下瞭頭,看她的神態,她不是很願意,可是,在男的甜言蜜語下,她顯然也沒有瞭主意,她的雙眼之中,有茫然的神色!

司機又嘆瞭一聲:“彆聽他的,這種連所愛的女人生活都無法照顧的男人,最靠不住!”男的和女的都震動瞭一下,各自挺直瞭身,四麵看瞭一下,像是想尋找什麼聲音的來源。

他們一看之後,各自現齣驚訝之極的神情他們看到車窗之外,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根本不在他們要去的路綫上,甚至已不在都市之中,也不像到瞭郊外,隻是駛進瞭無邊的黑暗之中,他們還能看到對方和司機的背影,是由於車頭燈的光芒,在射進無邊的黑暗之中時,有一小部份反射瞭迴來,所以在車廂,纔有一些灰慘慘的光芒。

男的叫瞭起來:“司機,你把我們帶到什麼地方來瞭?你…你…。”

女的也叫:“停車,快停車。”

司機並不迴頭,聲音沉重:“小姐,要停止的是你,這時再不停,以後,你再也不會有機會瞭!”

這是他們實際上聽到司機聲音的第一次,雖然在這以前,男的和女的都曾強烈感到過有人在對他們說話,但實際上,他們並沒有聽到聲音。

男的聲音即驚且恐:“你是什麼人?”司機嘆瞭一聲:“我?我隻不過是一個愛管閑事的司機,看不慣你這種騙女人的賤相!”

男的叫得更響:“停車!我叫警察!”

司機笑著:“警察?隻怕奈何不瞭我,我死瞭十多年瞭,下麵冷清,這纔齣來開開車,也好找點閑事管管!”司機一麵說一麵轉過頭來,他不是瘦,隻是貼上瞭一層皮的骷髏。男的和女的以後怎麼樣瞭?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