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有病呻吟

林夕
小病是福。

這種福的受益人,大概屬於上班族,有醫生開的病假紙,暫時用肉身一點痛楚換來壓力解放。不明白的只是要做的工夫始終要做,康復後積壓下來只有更辛苦而已。

病中何以會想不到這點?可能大部分人都給時間表壓得不能透氣了才覺得小病是福。感冒傷風是典型的小病,但那種鼻水醞釀流下,骨痛,忽冷忽熱的慢性折騰,給你有了幾天假期,又有何福可言?

多年前寫過一首叫《有病呻吟》的歌,大意失戀之苦都捱得過 ,一時的發燒爲什麼挨不過?又不是絕症,當然捱得過,但是福是禍,原來也得看你是無戀可失還是有戀可談。

感冒最磨人的地方不是痛,而是下牀拿溫水吃藥都覺得乏力。這時候,自然會想起有個愛人多好。有理由懷疑,本來對戀愛伴侶已達到可有可無心態的單身族,不介意困身而失去自由,就是小病一刻。

連學會享受孤獨的人在病面前,都可能不敵有個伴的誘惑。永遠記得已逝世的寶詠琴女士,據說臨終時最好的朋友就是她的司機,這是上司下屬在長年相處後變成半生活夥伴的關係,可是從務實的角度看,又跟一些老來有個伴好互相照顧的愛情觀吻合,更自私點看,司機是下屬,只有他照顧你的份兒,他病了,成本只是讓他休假。亦舒說得殘忍而有道理,沒有愛情,有很多很多的錢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