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一點也聽不懂

佚名
這是一個年輕的德國小工到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市,陰錯陽差悟出真理的故事。

當這個小工到達有漂亮房子、大船與熱鬧大街的都市時,首先吸引他注意力的是一幢氣派的高大樓房。他從德國鄉下的老家一路走到阿姆斯特丹市,卻是頭一遭看到這麼漂亮的房子。他待在那裏看著房子屋頂上的六根菸囪和許多美麗的裝飾,連一扇窗都比他老家的門還要大……終於忍不住問一個路人:“請問一下,那邊那幢種滿鬱金香和牡丹的票亮房子,屋主到底是誰呢?”

他是用德語問,不巧被問的人卻是一句德語也不懂,便用荷蘭話回答:“一點也聽不懂。”

偏偏這個小工對荷蘭話也是一竅不通,以爲“一點也聽不懂”就是大屋主人的名字,心想這位“一點也聽不懂”先生一定是很有錢的人,就離開了那裏。

小工離開大街,走到碼頭。碼頭前面停靠着很多大船,高聳的桅杆林立,煞是壯觀。他恨不得多長几隻眼睛,好把這些新鮮的風景看個夠。

不久,有一艘大船吸引了他。這艘船剛從東印度到達這個港口,現在正在卸貨。陸地上已經放滿這艘船帶來的東西,還有好多東西正不停地運上來。有裝砂糖、咖啡豆的桶子,也有裝米和胡椒的桶子。

小工看了一會兒,正巧有一個搬運木箱的人經過他的身邊,他就問那人,究竟是誰那麼幸福,能從海外運來這麼多東西。

“一點也聽不懂。”這是小工所得到的答案。

“原來如此,他能飄洋過海運回這麼多值錢的貨物,所以住在種滿了鬱金香和牡丹的大房子裏,是理所當然的。”小工想了想,覺得人家那麼有錢,自己卻這麼貧窮,非常沮喪。

當他正在想:假如我也像那位“一點也聽不懂”先生那樣富裕,該有多好的時候,竟遇到很長很長的送葬隊伍。

有四匹罩着黑布的馬兒拉着一口蒙了黑布的棺材慢慢地走着。似乎馬兒也知道牠們將把死人送進墳墓裏,看起來好像很傷心的樣子,後面跟了一大隊人,都是死者的親戚朋友,大家都穿着黑衣服默默地走,遠處傳來寂寞的鐘聲。小工看了也覺得很傷心,因爲無論是誰看到這種場面,都會覺得傷心難過。他把帽子脫下來拿在手上,等到整個送葬隊伍都走過去,就接近最後面一個人──而這個人根本沒想到死者的事情,只管低着頭盤算怎樣才能使自己賺更多的錢──小工用德語小聲問他:“對不起,看您如此哀傷,死去的人一定是您的好友吧。”

“一點也聽不懂。”他又得到相同的答覆。好心的德國小工一聽,竟然落淚了!他想:“可憐的‘一點也聽不懂’先生,您擁有那麼龐大的財產,現在剩下些什麼呢?只有您冰冷胸膛上那束弔祭的鮮花罷了。雖然我很窮,我死的時候,照樣也能得到它啊!”

小工像是失去了親人似的一路跟到墓地,靜靜地聽了些一句也聽不懂的荷蘭話經文,覺得比在老家聽了幾十遍的德語經文更感動。他一直看到“一點也聽不懂”先生已安然下葬,纔跟着其它的人一起離開。

他到了一家聽得懂德語的旅館以後,就連最普通的一塊奶酪都吃得津津有味。後來,每當他感到世上有的是有錢人,自己卻非常貧窮而灰心的時候,便想起阿姆斯特丹市“一點也聽不懂”先生那富麗堂皇的大房子、載滿了好東西的大船和他死後的狹小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