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永遠欠一頓飯

劉亮程
現在我還不知道那頓沒吃飽的晚飯對我今後的人生有多大影響。人是不可以敷衍自己的。尤其是吃飯,這頓沒吃飽就是沒吃飽,不可能下一頓多吃點就能補償。沒吃飽的這頓飯將作爲一種欠缺空在一生裏,命運遲早會抓住這個薄弱環節擊敗我。

那一天我忙了些什麼現在一點也記不清了,只記得天黑時又飢又累回到宿舍,胡亂地啃了幾口乾饢便躺下了,原想休息一會兒出去好好吃頓飯。誰知一躺下便睡了過去,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晨。我就這樣給自己省了一頓飯錢。這又有什麼用呢?即使今天早晨我突然暴富,腰纏千萬,我也只能爲自己備一頓像樣點的早餐。卻永遠無法回到昨天下午,爲那個又餓又累的自己買一盤菜一碗湯麪。

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但這筆欠賬卻永遠記在生命中。也許就因爲這頓飯沒吃飽,多少年後的一次劫難逃生中,我差半步沒有擺脫厄運。正因爲這頓沒吃飽的飯,以後多少年我心虛、腿軟、步履艱難,因而失去許多機遇,許多好運氣,讓別人搶了先。

人們時常埋怨生活,埋怨社會,甚至時代。總認爲是這些大環境造成了自己多舛的命運。其實,生活中那些常被忽視的微小東西對人的作用纔是最巨大的。也許正是它們影響了你,造就或毀掉了你,而你卻從不知道。

你若住在城市的樓羣下面,每個早晨本該照在你身上的那束陽光,被高樓層層阻隔,你在它的陰影中一個早晨一個早晨地過着沒有陽光的日子。你有一個妻子,但她不漂亮;有一個兒子,但你不喜歡他。你沒有當上官,沒有掙上錢,甚至沒有幾個可以來往的好朋友。你感覺你欠缺得太多太多,但你從沒有認真地去想想,也許你真正欠缺的,正是每個早晨的那一束陽光,有了這束陽光,也許一切就都有了。

你的妻子因爲每個早晨都能臨窗曬會兒太陽,所以容顏光彩而亮麗,眉不萎,臉不皺,目光含情;你的兒子因爲每個早晨都不在陰影裏走動,所以性情晴朗可人,發育良好,沒有怪僻的毛病;而你,因爲每個早晨都面對蓬勃日出,久而久之,心仔大志,向上進取,所以當上官,發了財。你若住在城市的高煙囪下面;那些細小的、肉眼看不見的菸灰煤粒常年累月侵蝕你,落到皮膚上,吸進肺腑裏,吃到腸胃中,於是你年紀不大就得了一種病,生出一種怪脾氣,見誰都生氣,看啥都不順眼,幹啥都不舒服。其實,是你自己不舒服,你比別人多吃了許多煤沫子,所以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怪領導給你穿小鞋,同事對你不尊敬,鄰居對你冷眼相看,說三道四。你把這一切最終歸罪於社會,怨自己生不逢時,卻不知道擡頭罵一句:狗日的,煙塵。它影響了你,害了你,你卻渾然不覺。

人們總喜歡把自己依賴在強大的社會身上,耗費畢生精力向社會索取。而忘記了營造自己的小世界,小環境。其實,得到幸福和滿足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只要你花一會兒時間,探淨窗玻璃上的塵土,你就會得到一屋子的明娓陽光,享受很多天的心情舒暢;只要稍動點手。填平回家路上的那個小坑,整個一年甚至幾年你都會平平安安到家,再不會栽跟頭,走在路上儘可以想些高興的事情,想得入神,而不必擔心路不平。

還有吃飯,許多人有這個條件,只要稍加操持便能美美款待自己一番。但許多人不這樣去做,他們用這段時間下館子去找挨宰,找氣受,找傳染病,爾後又把牢騷和壞脾氣帶到生活中,工作申。但還是有許許多多的人懂得每頓飯對人生的重要性。他們活得仔細認真,把每頓飯都當一頓飯去吃,把每句話都當一句話去說,把每口氣都當了口氣去呼吸。他們不敷衍生活,生活也不敷衍他們,他們過得一個比一個好。

我剛來烏市時,有一個月時間,借住在同事的宿舍裏,對門的兩位小姐,也跟我一樣,趁朋友不在,借住幾天。每天下班後,我都看到她們買回好多新鮮蔬菜,有時還買一條魚,我所見她們又說又笑地做飯,禁不住湊過去和她們說笑幾句。

她們從不請我吃她們做的飯,飯做好便自顧自地吃起來,連句"吃點飯吧"這樣的客氣話也不說一句。也許她們壓根就沒把我當外人,而我還一直抱着到城市來做客的天真想法,希望有人對我客氣一下。她們多懂得愛護自己啊,生伯我吃掉一口她們就會少吃一口,少吸收一點營養,少增加一點熱量,第二天她們在生活和事業上與人競爭時就會少一點體力,缺一點智力,她們生活的認真勁兒真讓我感動。雖然只暫住幾天,卻幾乎買齊了所有佐料,瓶瓶罐罐擺了一窗臺,把房間和過道掃得乾乾淨淨,住到哪就把哪當成家。而我來烏市都幾個月了,還四處漂泊,活得潦倒又潦草。常常用一些簡單的飯食糊弄自己,從不知道掃一掃地,把被子疊得整整齊齊,總抱着一種臨時的想法在生活:住幾天就走,工作幾年就離開,愛幾個月便分手......一直到生活幾十年就離世。

我想,即使我不能把舉目無親的城市認作故土,也至少應該把借住的這間房子當成家,生活再匆忙,工作再辛苦,一天也要擠出點時間來,不慌不忙地做頓飯,生活中也許有許多不如意,但我可以做一頓如意的飯菜--爲自已。也許我無法改變命運,但隨時改善一下生活,總是可以的,只要一頓好飯,一句好話,一個美好的想法便可完全改變人的心情,這件簡單易做的事,唾手可得的幸福我都不知道去做,還追求什麼大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