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甘願爲你停下的人

佚名
你也許也是這樣。小學畢業時一團人抱在一起哭的死去活來,中學畢業時拿着留言簿到處找同學寫留言,大學畢業獨自靜默走完校園,三兩告別的話,此後便了無音訊。人生都是從複雜到簡單的忘記用語言動作來表達豐沛情感,單薄時間支撐起的回憶總不敵前程來的現實洶涌,於是最後索性獨自走一程,再沒有了言語。

當初你抱着哭的死去活來的人,現在已經再也想不起姓名;當初怎樣也捨不得收起的留言薄,在一次次的搬家中也不知丟在了哪裏。當初離開大學校園,信誓旦旦說着以後一起打拼的好友,如今只有結婚生子時會禮貌性的電話通知。我們愈漸地封鎖起自己,盡一切努力躲開身外的無謂瓜葛,探頭探尾的生活裏只有自我和自我前程,也並不認爲這樣的包裹是可憐。

於是在某個我們認爲的成熟時刻,會做出一副冷靜沉默的態度,作爲對懵懂青春時期玩世不恭與盛氣凌人的剝離。對所有爭議的事物保持沉默,對天氣新聞保持沉默,對曾經深深愛過的男孩子保持沉默。是知道很多事情,再多的努力也無法改變分毫。成長成熟以後才能懂得的靜默力量,從此變得不善言語起來。於是,每一天都有了新的改變,自己與自己抗衡鬥爭而已。

然而你懂得生命的時光越來越短,能真正進入心裏的人越來越少。曾經根深駐紮的,也慢慢剝離了根系,浮出了屬於你的生活軌跡。在某次習慣性的告別之後,也許就真的再也不見,從此再無任何交集。

又有誰沒有經歷過這樣來不及告別的告別呢。

越來越珍惜起身邊的人,那些爲了你甘願停下腳步陪伴的人。

或者,我們終其一生尋找的,不過是那個甘願爲你停下的人。

只有年歲愈長,才能更加深刻的體會到善良於生活所賦予的良知。正是在青春動盪的時節下,位置是人之相處的起始和目的,日子也漸漸醞釀在日益成長的細緻裏。如果任何一段旅途,都是一條主動選擇或被動帶領的道路,那麼它承擔着的便不該有堅韌靜默的調子,我在中學時候告訴過朋友,如果允許,是必定要做甲方的。話語權是任何時候都能主宰生活方向及質量的根基,年輕時我們傾盡全力博得的掌聲,不過是爲了保持與生活相持的節奏而已。

沈從文先生的一段話,願以此共勉。

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