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願你降臨

周雲蓬
蛇只能看見運動着的東西,狗的世界是黑白的,蜻蜓的眼睛裏有一千個太陽。

很多深海里的魚,眼睛退化成了兩個白點。

能看見什麼,不能看見什麼,那是我們的宿命。

我熱愛自己的命運,她跟我最親,她是專爲我開、專爲我關的獨一無二的門。

某些遙遠的地方,一輩子都不可能去四川有個縣叫“白玉”,西藏昌都有個地方叫“也要走”,新疆的“葉爾羌”,湖南的“蒼梧”,這些地名撼人心魄,有神態、有靈魂,在天之涯、海之角。那裏有隱祕的故事,殷勤地招呼我過去聽。

但人生苦短,我大概沒有時間聽所有的故事,如果今生無緣,那就隔着山山水水握一握手。

走在街上,想唱上一句,恰巧旁邊的人唱出了那句歌。

是什麼樣的神祕力量抓住了兩顆互不相識的心?

音樂是遊蕩在我們頭上的幽靈,它抓住誰,誰就發了瘋似的想唱歌,可我怎麼才能被它永遠抓在手裏?

我走遍大地或是長久地蝸居一處,白日縱酒黑夜誦經,我呼喊音樂,希望它把我從現實生活中拔出來,但常常落空我只有埋頭於生活裏,專注地走一步看一步。

音樂不在空中,它在泥土裏,在螞蟻的隔壁,在蝸牛的對門。

當我們無路可走的時候,當我們說不出來的時候,音樂,願你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