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假如你願意,你就戀愛吧

王小波
銀河,你好:

看瞭你的信,你為什麼把你自己說得那麼壞,把我說得那麼好呢?你真傻,那不是事實啊。

我知道你因為什麼事情在難過。我猜得齣來。怎麼辦呢?這麼辦吧。假如你願意,你就戀愛吧,愛我。戀愛可以把什麼問題都解決瞭的。戀愛要結婚就結婚,不要結婚就再戀愛,一直戀到十七八年都好啊,而且更好呢。如果你不要戀愛,那我還是愁容騎士。如果你想喜歡彆人,我還是你的朋友。你不能和我心靈相通,卻和愛的人心靈不通吧?我們不能捉弄彆人的,是吧?所以我就要退後一步瞭。不過我總覺得你應該是愛我的。這是我瞎猜。不過我總覺得我猜的有道理,因為什麼都不是愛的對手,除瞭愛。

還有你和我談的對黨的感情問題。你是個好女孩,可是你還不懂男人呢。我怎麼能沒感情呢,不過要我用這個感情跳齣個忠字舞,就是殺瞭我也跳不齣,就是拿齣來喊成個口號也不成。就好像我弟弟,我平時淨和人們說他的壞處(從小就說),可是過去常因為他和人傢打架。就好像我媽媽,我們哥幾個有時當麵譏評她,可是她和我們都知道,我們都把她當個好媽媽。我們都認為,什麼感情要是可以隨時錶演給人看的必定是肉麻的。你要問我它是什麼樣兒的,我哪知道它是什麼樣的。你們一定知道,因為你們情感細膩啊。你要問我,我都不知從何說起,隻好瞪大眼睛傻乎乎地說:“有哇,我擔保,有。”

還有我也不太容易被人影響,起碼不像你想象的那麼容易。我們是比較不進油鹽的人。你來影響當然不同瞭,愛情是助滲劑。

祝你好。

小波 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