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幸福就在此刻

鐵凝
去探望一位生病的友人,聊起很多從前的事情,計劃很多未來的事情,她忽然發問:對於你來說,幸福的時刻是什麼?

想了半天,竟然沒有一個很適合的答案。

那陣子,經常攜帶這個難題去和人打交道,不管是新朋還是故友,聊到酣暢總是拋出這個問題冷場,當然,收穫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門——有人說,幸福的時刻就是加官晉爵時買房購車後身體無恙中;有人說最幸福的時刻就是父母雙全愛人平安孩子快樂領導待見粉絲忠誠仇人遭譴……

都對,但都不打動我。

直到有一天陪朋友去見一位來自臺灣的朋友,朋友說:他的人和他的文章一樣禪意幽深。

茶過三道,我忍不住繼續兜售這個問題時,他微笑着給我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

過去的事情來不及衡量是否幸福,將來的事情沒必要揣測是不是幸福,所以,在你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能想到的幸福,就是用心享受面前的好茶,讓此刻愉快的感覺更醇厚,而面前與我談新敘舊的你們更是我的幸福之源。

我終於領會到了何謂醍醐灌頂。

生活中似乎有太多可以論證他這番話的例子。

曾經去國外參加文化交流,花了很多錢買過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因爲太喜歡,所以捨不得穿,除非參加什麼重要的會議,或者出席需要表示自己誠意的場合時才上身。使用率太低,慢慢地也就忘記了自己有這樣一件衣服。換季的時候,家人幫我整理衣櫃時,纔想起自己原來有過這樣一件衣服,因爲躲過了水洗日曬的蹉跎,它依舊嶄新筆挺,但是款式卻已經過時,訕訕地也是自責地把它小心包好繼續收進櫃底,回味起當初對它的喜歡,忍不住感嘆那些快樂都成了落花流水。

很年輕很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喜歡什麼人,一點一滴,一顰一笑都讓我有無盡的話想要表達想要歌頌。但總是怯於啓齒,小心翼翼把那些心事靜靜地窩在心裏,摺疊得整整齊齊,幻想着總有一天,會勇敢地站在他的面前撲啦啦地全部抖開。等啊等啊,最終這些情愫就像一粒種在曬不到太陽缺乏雨露的泥土裏的種子,只能腐爛在密不透風的土壤裏。

我們都太喜歡等,固執地相信等待是永遠沒有錯的,美好的歲月就這樣被一個又一個遺憾消耗掉了。

沒有在最喜歡的時候穿上美麗的衣服,沒有在最純粹的時候把這種純粹表達出來,沒有在最看重的時候去做想做的事情,以爲將來會收穫豐碩,結果全都變成小而澀的果。

品嚐這種酸澀時,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自責:如果當初能多穿幾次那件衣服,如果當初我有足夠的勇氣對他說……那會是多麼幸福。

生命中的任何事物都有保鮮期,那些美好的願望如果只能珍重地供奉在理想的桌臺上,那麼只能讓它在歲月裏積滿灰塵。

當我們在此刻感覺到含在口中的酸楚,也就應該在此刻珍重,身上衣、眼前人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