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王丫米
作為一個手機裏除瞭工作和垃圾短信從來沒有過暖昧短信的女青年,有一天握著手機,看著頗有好感的男青年發來的純問候短信,小心髒像太鼓達人五星級的節奏一樣怦怦亂跳,腦子裏第一次蹦齣“他到底喜不喜歡我?”這個問題時,我瞬間覺得“喜歡還是不喜歡”是一個多麼有內涵,有深意,有層次的問題啊!

我和該男青年在某次飯局上認識,相談甚歡,不管是本·拉登之死對國際形勢的影響,還是美國FDA到底是不是真的盡責,我們欣喜地發現,雙方對很多問題的認識高度一緻,價值觀也非常相近。雖然飯局結束後,我們沒有互相邀請喝咖啡,但之後每天的數次短信溝通成瞭例行交往。

我對他産生瞭興趣,哪怕是“吃瞭嗎?”這樣三個字都能讓我小甜蜜一下。但我絲毫不會讓這種甜蜜通過手機傳達到對方那裏,通常會用“飢餓感是人生最好的老師”這樣的片湯話應付,當然,對方也是一樣。

幾天過後,我像每一個閨密眼裏的白癡閨密一樣去問她們,“你覺得他喜歡我嗎?”雖然答案隻有是或否,但她們分析推理的過程和依據居然完全沒有重樣兒的。於是我問瞭問自己:“你為什麼要知道他是否喜歡你?”

這個問題略一思索便會得齣答案,我喜歡他的基礎上他也喜歡我,這樣我們就能談戀愛,多美好!那我為什麼不能問問他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變成瞭他喜歡我,我也喜歡他。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但是,如果他不喜歡我呢?我問也沒用,而且還很丟臉。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對我就是種傷害:不喜歡我你發這麼多短信乾嘛?你在支持中國電信為祖國經濟作貢獻嗎?繼而怒火中燒,買個巫毒娃娃寫上對方生日天天用針紮也不一定。

想到這兒,我明白瞭,問題的關鍵在於“丟臉”二字。但且慢……自尊受傷,自尊心是怎麼形成的?是對方對你的看法形成的,對方的看法為什麼能決定我的行為?我喜歡一個人,坦誠地告訴他,如果他反過來覺得你很主動,然後喜滋滋地享受你的喜歡然後拒絕,難道丟臉的不應該是他嗎?我的勇氣,我的誠實,不是我應該值得驕傲的事情嗎?如果說真丟臉,也是因為喜歡一個不值得的人丟臉。

想通瞭這一點,我不由得大笑三聲。僅一個晚上,我就解構瞭那些為“曖昧”辯解的成韆上萬篇文章,於是我當即拿齣手機,輸入短信:“你喜不喜歡我?想不想和我談戀愛?”

至於對方如何迴復我,已經不重要瞭,我陶醉在自己輕易破解“他喜不喜歡我”這種終極猜想的喜悅中。對於我這麼一個冰雪聰明的傢夥,他錯過我,是他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