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劉道元活齣殯

馮驥纔
天津衛的買賣傢多如牛毛。兩傢之間隻要糾紛一起,立時就有一種人鑽進來,挑詞架訟,把事鬧大,一邊代寫狀子,一邊去拉攏官府,四處奔忙,藉機摟錢。這種人便是文混混兒。

混混兒是天津衛土産的痞子。曆來分文武兩種。武混混兒講打講鬧,動輒斷臂開瓢,血戰一場;文混混卻隻憑手中一支筆,專替吃官司的買賣傢代理訟事。彆看筆毛是軟的,可文混混兒的毛筆裏藏著一把尖刀;白紙黑字,照樣要人命。這文混混之中,拔尖的要數劉道元。

買賣傢打官司,誰使劉道元的狀子誰準贏,沒跑。人說,他手裏的筆就是判官筆,他本人就是本地人間的判官,誰死誰活,全看他筆下的一撇一捺瞭。可是他決不管小店小鋪的事,隻給大買賣寫狀子。大買賣有錢,要多少給多少。他要是缺錢,也用不著去藉,隻要到大買賣門前,往門框上一靠,掌櫃的立時就包一包錢,笑嘻嘻送上來。那些武混混兒們來要錢,都是用爬頭釘打嘴裏把自己的嘴巴子釘在門框上,不給錢不算完。那模樣齜牙咧嘴,鮮血直流,真把人嚇死。但人傢文混混兒劉道元決不這麼乾,他倚在門框上的神氣,好賽閑著沒事曬太陽。隻要錢一到手,扭身就走,決不多事。這便是文混混兒的這個“文”字瞭。

劉道元有錢,不買房置地,不耍錢,不逛窯子,連僕婢也一概不用。光棍一個人,一直住在西門外掩骼會北邊的一個院子,由兩個徒弟金三和馬四伺候著。賺來的錢,吃用之外,全都使在義氣上瞭。他走在路上,隻要聽到誰傢在屋裏哭哭啼啼,說窮道苦,或者窮得打架,便一撩窗子,一把錢嘩嘩啦扔進去。掩骼會那一帶,不少人傢受過他的恩惠。可誰也不敢當麵謝他;你謝他,他不認賬,還翻臉罵你。

要論混混兒的性子,不管文武,全一個混樣。

一天,他忽把兩徒弟金三和馬四叫到跟前說:“師傅我今年五十六,人間的事看遍瞭,陰間的事一點也不知道。近來我總琢磨著,這人死後到底嘛樣?我今兒有個好主意,我裝死,活著齣一次殯,我呢,就躲在棺材裏,好好開開眼。可我人在棺材裏,外邊事不能料理,就全交給你們倆瞭。聽著!你們倆王八蛋彆心一黑,把我釘死在棺材裏!”

金三靈又快,馬四笨又慢。金三說:“哪能呢,師傅要是完瞭,我倆還不如一對喪傢犬呢。師傅!您的主意雖好,可人傢死人,都得纍七作齋,至少也得七天。您哪能天天躲在棺材裏?那裏邊又黑又窄又悶,您受得住?再說您要是急著吃東西、急著拉屎怎麼辦?我的意思,棺材擺在靈堂上是空的,您人藏在後院那間堆東西的小屋裏。後院絕對不準人去。吃喝一切,我倆天天照樣伺候您。等到齣殯那天,你再往棺材裏一鑽。至於那棺材蓋兒,哪能釘呀,您還得掀開一點往外瞧呢!”

劉道元笑瞭。說:“你這王八蛋還真靈,就這麼辦吧!”

跟著,天津衛全知道大文混混兒劉道元死瞭。還知道他是半夜得暴病死的。於是劉傢門外貼齣訃告,傢內設瞭靈堂,放棺材,擺牌位,還供上那支大名鼎鼎的判官筆,再請來和尚,吹吹打打,作齋七天。來吊唁的人真不少,門口排成長龍,好賽大年夜卞傢開粥場。

劉道元藏在後院小屋裏,有吃有喝,還有個盆,能夠拉尿,倒蠻舒服。金三一直在前邊盯著應酬,馬四不時跑來嚮師傅送個消息。開頭,劉道元很是得意。心想自己活著時威風八麵,人“死”後一樣神氣十分。可是兩天過後,一尋思,有點不對,那些給他打贏官司的大掌櫃們,怎麼一個沒來;沒名沒姓的人倒是蜂擁而至。是不是來看熱鬧來的?這些人平時走過他傢門口,連扭頭朝裏邊瞥上一眼都不敢,此刻居然能登堂入室,把他這個大混混兒日常的活法,看個明白。馬四說,頭年裏叫他一紙狀子幾乎傾傢蕩産的福順成洋貨店的賀老闆,這次也來瞭。他大模大樣走上靈堂,非但不行禮,卻“呸”地把一口大黏痰留在地上。隨後,任嘛稀奇古怪的事全來瞭。

作齋的第四天,一條大漢破門而入,居然還牽著一條狼狗進瞭靈堂。進門就罵:“姓劉的,你一死,藉我那十條金子,叫我找誰要去?你不還我錢,我就坐在這兒不起來。”他真的就坐在堂屋中央一動不動。占著地界兒,叫彆人沒法進來行禮。金三馬四從來沒見過這漢子,知道是找茬兒訛錢來的。上去連說帶勸也沒用,隻好動手去拉,誰料這漢子勁兒奇大,一拳一個,把金三馬四打得各一個元寶大翻身。金三馬四都是文混混兒,下筆韆斤,手中無力,拿他沒轍,乾瞪眼等著。直到後晌,他鬧得沒勁纔起身離去。臨齣門時說十天後要來收這幾間屋子頂債。他牽來那隻大狼狗一躥,把擺在桌上用來施捨給孤魂野鬼的大白饅頭叼走一個。

馬四人實,把這些事全都照實說瞭。劉道元一聽,火冒三丈,氣得直叫:“哪個王八蛋敢來坑我!我劉道元跟誰藉過錢?我不死啦!我看看這個王八蛋是誰?”

馬四頂不住,趕緊把金三找來。金三說:“您一齣去,還不是炸屍瞭?咱的戲可就沒法往下演瞭。師傅您先壓壓火,一切都等著齣完大殯再說。您不也正好能看看這些人都是嘛變的嗎?”

金三最後這句話管用。眼瞧著劉道元的火下去瞭。自此,馬四不再對師傅學舌前邊的事。劉道元忍不住時,嚮他打聽平時那些熟人們,哪個來哪個沒來。馬四明白,師傅心裏問的是另一個文混混兒,大名叫一枝花。那傢夥整天往他們這兒跑,跟劉道元稱兄道弟,兩好得穿一條褲子,可是打劉道元一“死”,他也跟死瞭一樣,一麵不露。馬四哪敢把這情形對師傅說?馬四愈不說,他心裏愈明白。臉就愈拉愈長,好賽下巴上掛個秤砣。後來乾脆眼一閉,不聞不問瞭,看上去真跟死人差不多。

這天下晌,院裏忽有響動。不像是金三馬四。側耳朵再聽,原來是鄰居那個賣開水的喬二龍,還有他兒子狗子,翻過牆頭,來到他的後院。隔窗隻聽狗子說:“爹,金三馬四一來,咱再翻牆跑可就來不及瞭。”喬二龍說:“怕嘛?膿包!金三馬四連蒼蠅都打不死,你還怕他們。這劉傢無後,東西沒主,咱不拿彆人也拿!跟我來――”

劉道元肺快氣炸瞭。心想,我“活”著的時候給你們錢,你們拿我當爺爺;我“死”瞭就來抄我的傢!你們還要乾嘛?扒我的皮做撥浪鼓嗎?

他想砸開門齣去,但不行,不能為這兩個狗操的把事壞瞭。心裏一急,不知哪來的主意,竟裝齣一個女人腔,拿著嗓子細聲叫:“快來人呀!有壞人呀!”這一喊,竟把喬傢父子嚇得賽兩個瞎驢,連跑帶躥,劈哩叭啦翻牆跑瞭。幸好的是,前邊念經的和尚們鼓樂正歡,沒聽到他這邊的叫聲。可馬四再來時,卻見他一桌子吃的東西,全扔在地上瞭。

過瞭一七,總算沒齣太大差錯,萬事大吉。金三把供桌上的判官筆放進棺材。對人說這支判官筆必須給師傅陪葬;還說,這支筆是支金筆,華世奎那支筆隻是支草筆,這支金筆隻配他師傅一個人使。然後,他悄悄去請師傅,乘人不注意,趕緊入棺,起靈齣殯。劉道元罵一句:“真他媽不知是活夠瞭,還是死夠瞭。”便一頭鑽進瞭棺材。

棺材裏,金三給他一切準備得舒舒服服。蓋是活的,想開就開;裏邊照舊有吃有喝,還有個枕頭可以睡覺。他哪有空兒睡覺,好不容易“死”一次,他得“死”得再明白些。

棺材抬起,往靈車上擺放的時候,就聽到金三和馬四一左一右哭起來。金三靈,說哭就哭,聲音就賽撕肝扯肺一般。劉道元想,還是金三好,馬四這王八蛋連假哭也不會。可是金三的假哭卻長不瞭,鬧一會就沒聲瞭。這纔聽齣馬四這邊也有哭聲。馬四來得慢,聲音不大,可動瞭真格的,嗚嗚哭瞭一路,好賽死瞭親爹。這沒完沒瞭的哭,反而擾得劉道元心煩,愈聽愈喪氣。劉道元已經弄不明白,到底是真的好還是假的好瞭。

走著走著,劉道元忽聽,外邊亂嘈嘈,聲音挺大,好賽齣瞭嘛事。跟著靈車也停住瞭。他心裏奇怪,兩手托住棺材蓋,使勁舉開一條縫,朝外一瞧,隻見紙人紙馬,紙車紙轎,黑白無常,銀幡雪柳,白花花一片。街兩旁卻黑壓壓,站滿瞧齣殯的人。到底嘛事叫齣殯的隊伍停住瞭?他透過旗杆再一瞧,竟看見一些人伸拳伸腿擋在前麵,原來是會友腳行的滕黑子那幫武混混兒。他心想這幫人平日跟他一嚮講禮講麵,怎麼也翻臉瞭,想乾嘛?這時他突然瞧見,他那弟兄一枝花也站在那幫人中間。隻聽一枝花在叫喊著:“那支判官筆本來就該歸我,他算個屁!死瞭還想把筆帶走?沒門!不交給我,甭想過去!”

劉道元的腦袋“哄”的一下——但這次沒急,反倒豁朗瞭。心裏說:“原來人死瞭是這麼迴事,老子全明白瞭!”雙手發力一推棺材蓋,哐啷一響,他站瞭起來。

這一下,不但把齣殯的和看熱鬧的全嚇得雞哇喊叫,連截道的那幫混混兒也四散而逃。

劉道元站在靈車上大笑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