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記憶留痕

羅傑.迪恩.基澤
“你真是個卑鄙的老傢夥!”走齣拉爾先生的房間時,我一字一頓地對他說。

年邁的拉爾先生住進這傢療養院纔八個月,卻讓每一個護理人員過上瞭地獄般的生活。無論誰靠近他,他都是非打即罵,又掐又踹。他還故意尿濕床鋪,以給我們增添麻煩為樂事。拉爾先生可能是個孤寡老人,在他住院的八個月時間裏,未曾有一個親人朋友趕來看望他。

一天,某個婦女社團到療養院探望病人,為他們唱歌、演節目,還給每位患者獻上一枝火紅的玫瑰花。送給拉爾先生的玫瑰花就放到他身邊的餐桌上,他看瞭看,一揮手,就把花瓶打飛瞭,花瓶撞到牆上,碎片四濺。

在場的人都愣住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拉爾翻瞭個身,麵朝牆壁躺著,把後背丟給瞭替他收拾殘局的護理人員。我撿起玫瑰,插到一個塑料水杯裏,放到他的床頭櫃上,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瞭房間。

這天的剩餘時間,每當輪到我去照顧拉爾先生,我都會從他的玫瑰花上扯下一片花瓣,扔到他床邊的垃圾筒裏。他雙唇緊閉,一聲不吭,隻是我每次扯下花瓣時他都死死地直視著我的眼睛。下班迴傢之前,我來到他的房間,扯下花枝上的最後一片花瓣扔進垃圾筒。此刻,水杯裏隻剩下一段光禿禿的枝條,沒有一絲生氣。就在我轉身離開之際,拉爾先生咕噥瞭一句:“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就是要讓你看看你是怎樣摺磨我們的,扯下一片花瓣就如同你摺磨我們一次。”我迴答。

第二天再來上班,同事叫我去清理拉爾先生的房間,原來他在前一天夜裏與世長辭瞭。來到他的床邊,我不經意間看到瞭插在水杯中的玫瑰花,讓人吃驚的是,原本光禿禿的枝條上竟然又有瞭紅艷的花朵。我仔細一瞧,原來每一片花瓣都用膠布牢牢地粘在瞭花枝上。

我收拾起拉爾先生的東西來到走廊,忽然想起拉爾先生前一天對我講過的話:“我並不想讓大傢都討厭我,我隻是不想讓每個人都忘記我。”

我是在孤兒院裏長大的,他的話讓我心潮起伏。也許拉爾先生本性並不壞,隻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真正關心他的人,他的乖戾錶現,隻是想被人們記住,在他去世後不會被立刻忘記。

拉爾先生終於如願以償,短時間內不會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隻不過他留給大多數人的印象是一個脾氣古怪、行為乖張的糟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