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縫扣子

王小波
我有位阿姨,生瞭個傻女兒,比我大幾歲,不知從幾歲開始學會瞭縫扣子。她大概還學過些彆的,但沒有學會。總而言之,這是她唯一的技能。我到她傢去坐時,每隔三到五分鍾,這傻丫頭都要對我狂嚎一聲:“我會縫扣子!”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想讓我嚮她學縫扣子。但我就是不肯,理由有二:其一,我自己會縫扣子;其二,我怕她紮著我。她這樣愛我,讓人感動。但她身上的味也很難聞。

假如我那位傻大姐學會瞭一點西洋學術,比方說,幾何學,一定會跳起來大叫道:人所以異於禽獸者,幾稀!這東西就是幾何學!這話不是沒有道理,的確沒有哪種禽獸會幾何學。那時她肯定要逼我跟她學幾何,如果我不肯跟她學,她定要說我是禽獸之類,並且責之以大義。至於我是不是已經會瞭一些,她就不管瞭。我的意思當然不是說她能學會這東西,而是說她隻要會瞭任何一點東西,都會當作超級智慧,相比之下那東西是什麼倒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