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天藍色的搖椅

安房直子
這是發生在土豆和牛奶特彆好吃的北方城鎮的故事。

這個鎮外,住著年輕的椅匠和他的妻子兩個人。他做的椅子,全都十分結實,坐上去又很舒服。

一天,椅匠做瞭一把可愛的搖椅。

“呀,真漂亮的搖椅!是誰訂的貨?”

老闆娘一邊做著燉土豆,一邊問。

“是誰的?告訴你吧,是咱傢的。”

“咱傢的?可是,到底是誰坐呢?”

“孩子坐嘛。”

椅匠快樂地迴答。

老闆娘該是快生孩子的時候瞭。

“你坐一坐看。”

椅匠心情頂好地說。老闆娘輕輕坐上搖椅試試。

“呀,真舒服……”

老闆娘晃悠晃悠地搖著椅子,齣神地眺望天空。

生娃娃的前一天,椅匠目光閃閃地問妻子:

“喏,給那搖椅塗上什麼顔色呢?”

“是的,紅的好哇。”

老闆娘迴答。椅匠想:到瞭明天,就去買剛開的紅薔薇那樣的紅漆吧。

在天空非常藍的日子,老闆娘生瞭個女孩。

但可悲的是,那孩子是個瞎子。知道這件事後,椅匠慌忙到鎮裏去請醫生。醫生診察瞭好長時間,說生來就瞎治不好,說完便迴去瞭。

椅匠和老闆娘,從那以後老是哭。一連好多天,都在哭。

直到鎮裏的人們來催快點做齣新椅子的時候,兩個人的眼淚纔終於止住。

鞦末的一天,椅匠去送椅子迴來的路上,忽然,想起瞭那把搖椅。

“還沒塗漆哪。”

他自言自語地說。可是一想起不管塗上多麼好看的紅色,那孩子也看不見,他就極其悲哀瞭。昨天,老闆娘還說過:

“這孩子,什麼也看不見哪。多美麗的花的顔色,水的顔色,天空的顔色,都看不見哪。”

“天空的顔色……”

椅匠反復說。天空是漂亮的藍色。椅匠坐在枯樹下仰望耀眼的天空。他想,如果隻能教給那孩子一種顔色,就教給她天空的顔色吧。

這時,椅匠身後發齣沙沙的音響,接著,傳來孩子的聲音:

“叔叔!”

椅匠迴頭看去,就在身後的樹下,一個小小的男孩,象被落葉埋住似的,坐在那裏。那孩子盡管小,卻使用繪畫顔料畫著畫兒。

“沒見過。你是哪兒的孩子?”

椅匠問。男孩眯然一笑:

“我在畫畫兒哪。”

簡直所答非所問。

“哼,什麼畫呢?”

椅匠蹲在男孩旁邊,瞧著圖畫紙,隨後就呆住瞭。因為圖畫紙塗著一色的藍。

“這不是畫呀。”

“是畫,是天空的畫。”

“天空的畫?”

椅匠又吃一驚。可是細細一看,不錯,那是天空的畫。圖畫紙上的藍色,跟那天的天空顔色完全一樣。

“我明白啦。畫得真好。”

椅匠說。那藍色,越看越跟真正天空的顔色一樣。那藍色,好像要滲進心裏。即使閉上眼睛,眼瞼裏也擴展著藍色的天空。

“我說你呀。”

這時,椅匠想齣瞭個絕妙的主意。

“能不能把那藍顔料分給我?”

“為什麼?”

“塗椅子。”

於是,椅匠講瞭自己瞎女兒的事,而且講瞭想教給她天空的顔色。

“知道啦。我給你。不過,今天我隻帶來這麼一些。”

男孩拿起小瓶子給椅匠看。瓶子裏,隻剩下一點化開的藍顔料。

“叔叔,明天再拿行嗎?”

“啊,行啊。”

“喏,明天要是天氣好,我還到這兒來。”

男孩說。

“叔叔,明天早晨太陽齣來時,你也拿著瓶子和筆到這兒來吧!”

“知道啦。太陽齣來的話,就拿著瓶子和筆到這兒來。”

這樣,椅匠和這奇異的男孩分手瞭。

第二天早晨,從窗戶窄縫裏射進一道陽光的時候,椅匠抱著空瓶和筆,到原野去瞭。在昨天的樹底下,昨天那個男孩正坐在那裏。

“早晨好。”

椅匠說。

“早晨好。真是好天氣呀。”

“啊,是的。”

“拿瓶子來啦?”

椅匠一生不吭,把小心抱來的瓶子和筆遞瞭過去。

“那麼,這就著手工作吧。”

“工作?”

“對,那可是費力的工作呀。”

說著,男孩從衣服兜裏拿齣一個透明的三角帽子。椅匠一看,慌忙說:

“你呀,我是來分繪畫顔料的。”

男孩晶亮的眼睛笑瞭:

“可是叔叔,您不是想要天空的顔色嗎?真正的天空顔色得從天上取呀。”

男孩從另一個兜裏掏齣一塊雪白的手絹,攤在草上。然後,用那玻璃帽子遮住陽光。

於是,怎樣瞭呢?白白的手絹上,不是掛著一道小小的、小小的彩虹嗎?

“叔叔,用筆蘸著這虹的藍地方,往瓶子裏裝啊。”

椅匠拿起筆,一心一意地按照男孩的話做瞭。

用筆蘸著白手絹上突然掛著的小虹的細藍條,眼看著筆鼓瞭起來。把筆拿到瓶口,藍色的水滴噗哧地掉瞭下來。

椅匠這樣反復瞭好多次。太陽逐漸升高瞭。

椅匠目不旁視,從虹到瓶,從瓶到虹地移動著筆。積存在瓶子裏的顔料藍色,一點點地變瞭,有時是紫花地丁的顔色,有時是矢車菊地顔色,還有龍膽草色,鴨蹠草色,桔梗色,綉球花的顔色……

突然,繪畫顔料紅的驚人,很快又變成暗紫色。接著,當那紫色水滴噗哧地掉到瓶子裏時,白手絹上小小的虹就消失瞭。

椅匠拿著裝滿奇異顔料的瓶子。

四周微暗瞭。

“這麼說,用瞭一天……”

椅匠驚叫道。

“嗯,所以呀叔叔,你取得瞭最好的天空的顔色。”

黃昏的原野上,想起男孩可愛的聲音。

“謝謝。”

椅匠握住瞭那孩子小而溫暖的手。

椅匠迴到傢,趕緊拖除瞭那把搖椅,用筆蘸滿剛弄得顔料去塗。搖椅眼瞧著變成瞭漂亮的天藍色。真是瞭不起的天藍色!

瞎女孩到瞭三歲,就坐在那搖椅上,記住瞭天空的顔色。從那以後,她還知道瞭這個世界上,最寬、最高、最美的東西就是天空。她還常常這樣說:

“瞧,天空中有鳥兒飛去啦。”

“浮著好看的雲彩哪。”

瞎孩子能看見天空,這奇異的故事傳遍瞭全城鎮。消息傳到鄰近的城鎮,再鄰近的城鎮。許多人為瞭看奇異的女孩和天藍色的搖椅,都湧到瞭椅匠的傢。

這是女孩五歲那年鞦天的事。

椅匠正在乾活兒。老闆娘在燉土豆。女孩晃搖晃搖地坐在搖椅上,看著天空。

這時,有誰來瞭。

“您好,叔叔!”

門那邊發齣聲音。老闆娘打開門,隻見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站在那裏。

“呀,你是哪兒的孩子?”

老闆娘問。在男孩迴答之前,椅匠從工作場跳齣來叫道:

“呀,你是以前的那個孩子!”

他長得有多麼大瞭呀!老闆娘也知道瞭那孩子是誰。於是,她往燉土豆的鍋裏,加進更多的牛奶。

“叔叔,小娃娃呢?”

男孩拉長聲音問。

“小娃娃?已經是五歲的女孩啦。”

椅匠快活地指著窗戶那邊。女孩老實地坐在窗邊天藍色的搖椅上。男孩靠近去說:

“你好!”

女孩轉嚮這邊。男孩覺得不說點什麼不太閤適。

“喏,我……”

這時,女孩的麵頰突然放光瞭,她接著喊道:

“我知道哇!你是給我天藍色的人吧?”

男孩完全高興瞭。過於高興,深深點瞭點頭後,隻迴答瞭一句:

“對。”

後來,圍著小小的桌子,男孩和椅匠一傢吃瞭燉土豆。

男孩迴去時,椅匠悄悄求他::

“喏,我想教給這孩子花的顔色。你能給我拿來紅顔料嗎?”

男孩點點頭,接著在門口那兒,輕輕對女孩說:

“我是風的孩子。鞦天快結束的時候,會吹一點點溫柔的好風吧?那就是我呀。”

初夏,那風的孩子到南方城鎮去瞭。在那裏,他看見瞭漂亮的薔薇園。於是他想起去年受托的紅顔料的事。

一天晚上,男孩挎著大籃子,偷偷鑽進薔薇園,薅掉許多紅薔薇花。籃子滿瞭,往衣服口袋裏裝,口袋滿瞭,往帽子裏裝,再趁著太陽還沒升起的功夫逃走瞭。

她成瞭即使長頭發完全變白,也仍然能夠坐在搖椅上,齣神地望著天空的很好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