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我來講一個故事

加西亞.馬爾剋斯
從前,有個很小的村子,村裏住著個老太太。老太太有兩個孩子,兒子十七,女兒還不到十四。一天,老太太一臉愁容地端來早飯,孩子們見瞭,問她怎麼瞭,她說:“我也不知道,一早起來,總覺得村裏會遭大難。”

孩子們笑她,說老太太就這樣,淨瞎想。兒子去打颱球,碰到一個球,位置極好,絕對一擊就中。對手說:“我賭一個比索,你中不瞭。”大傢都笑瞭,這個兒子也笑瞭,可一杆打齣去,還真的沒中,就輸瞭一個比索。對手問他:“怎麼迴事?這麼容易都擊不中?”兒子說:“是容易。可我媽一早說村裏會有大難,我心慌。”大傢都笑他。贏錢的人迴到傢,他媽媽和一個錶妹或孫女什麼的女親戚在傢。他贏瞭錢,很高興,說:“達馬索真笨,讓我輕輕巧巧贏瞭一個比索。”“他怎麼笨瞭?”“笨蛋都能打中的球他打不中。說是他媽一早起來說村裏會有大難,他心慌。”

這人的媽媽說:“老人傢的預感可笑不得,有時候真靈。”那女親戚聽瞭,齣門買肉,對賣肉的人說:“稱一磅肉。”賣肉的正要切,她又說:“稱兩磅吧!都說會有大難,多備點好。”賣肉的把肉給瞭她。又來瞭一位太太,也說要稱一磅,賣肉的說:“稱兩磅吧!都說會有大難,得備點吃的,都在買。”

於是,那老婦人說:“我孩子多,稱四磅吧!”就這樣稱走瞭四磅肉。之後不再贅述。賣肉的半小時就賣光瞭肉,然後宰瞭頭牛,又賣光瞭。謠言越傳越廣,後來,村裏人什麼都不乾瞭,就等著齣事。下午兩點,天一如既往地熱。突然有人說:“瞧,天真熱!”“村裏一直這麼熱!”這裏的樂器都用瀝青修補,因為天熱,樂師們總在陰涼的地方彈奏,要是在太陽底下,樂器非曬散架不可。有人說:“這個點兒,沒這麼熱過!”“就是,沒這麼熱。”街上沒人,廣場上也沒人,突然飛來一隻小鳥,頓時一傳十,十傳百:“廣場上飛來一隻小鳥。”大傢驚慌失措地跑去看小鳥。

“諸位,小鳥飛來是常事!”“沒錯,可不該是在這個點兒。”人們越來越緊張,萬念俱灰,想走又不敢走。有人說:“我一個大老爺們兒,有什麼好怕的,我走!”說著,就把傢具、孩子、牲口通通裝上瞭車。大傢眼睜睜地看著他走過中央大道,都說:“他敢走,我們也走。”於是全村的人都開始收拾,物品、牲口通通帶走。就剩最後一撥人瞭,有人說:“還有房子呢!可彆留在這兒遭難。”就一把火把房子給燒瞭,其他人也跟著燒,好比在經曆一場戰亂,個個抱頭鼠竄。人群中,就見那有預感的老太太說:“我就說會有大難,還說我瘋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