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我的信念

居里夫人
生活對於任何一個男女都非易事,我們必須有堅忍不拔的精神;最要緊的還是我們自己要有信心。我們必須相信,我們對一件事情有天賦的才能,並且,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要把這件事情完成。當事情結束的時候,要能夠問心無愧地說:“我已經盡我所能了。”

有一年的春天,我因病被迫在家裏休息數週。我注視着我的女兒們所養的蠶,結着繭子,這使我極感興趣。望着這些蠶,固執着,勤奮地工作着,我感到我和它們非常相似,像它們一樣,我總是耐心地集中在一個目標。我之所以如此,或許是因爲有某種力量在鞭策着我——正如蠶被鞭策着去結它的繭子一般。

在近50年裏,我致力於科學的研究,而研究基本上是對真理的探討。我有許多美好快樂的回憶。少女時期我在巴黎大學,孤獨地過着求學的歲月。在後來一段時期中,我丈夫和我專心致志地,像在夢幻之中一般,艱辛地在簡陋的書屋裏研究,後來我們就在那兒發現了鐳。

在生活中,我永遠是追求安靜的工作和簡單的家庭生活的。爲了實現這個理想,所以後來我要竭力保持寧靜的環境,以免受人事的侵擾和盛名的渲染。

我深信在科學方面,我們是有對事而不是對人的興趣。當皮埃爾·居里和我決定應否在我們的發現上取得經濟上的利益時,我們都認爲這是違反我們的純粹研究觀念的。因而我們沒有申請鐳的專利,也就拋棄了一筆財富。但我堅信我們是對的。誠然,人類需要尋求現實的人,而我們在工作中,已獲得最大的報酬。而且,人類也需要夢想家——他們對於一件忘我的事業的進展,受了強烈的吸引,使他們沒有閒暇,也無熱誠去謀求物質上的利益。我心惟一奢望,是在一個自由國家中,以一個自由學者的身份從事研究工作。我從沒有視這件權益爲理所當然的,因爲在24歲以前,我一直居住在被佔領和蹂躪的波蘭。我估量過法國自由的代價。

我並非生來就是一個性情溫和的人。我很早就知道,許多像我一樣敏感的人,甚至受了一言半語的呵責,便會過分懊惱,他們儘量隱藏自己的敏感。從我丈夫溫和沉靜的性格中,我獲益非淺。當他猝然長逝後,我便學會了逆來順受。年紀漸老了,我愈會欣賞生活中的種種瑣事,如栽花、植物、建築,對誦詩和眺望星辰,也有一點興趣。

我一直沉醉於世界的優美之中,我所熱愛的科學,也不斷增加它嶄新的遠景。我認定,科學本身就具有一種偉大的美。一位從事研究工作的科學家,不僅是一個技術人員,他還是一個小孩子,在大自然的景色中,好像迷醉於神話故事一般。這種魅力,就是使我終身能夠在實驗室裏埋頭工作的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