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個狗主義

韓少功
有一種說法,稱國門打開,個人主義這類東西從西方國家傳進來,正污染着我們的社會風氣。這種說法其實有點可疑。我們大唐人的老祖宗在國門緊縮的朝代,是不是各個都不貪污、不盜竊、不走後門?那叫什麼主義?

歐美國家確實以個人主義爲主潮,讓一些博愛而憂世的君子扼腕嘆息,大呼精神危機。不過,這一般情形來說,大多數歐美人自利,同時輔以自尊;行個人主義,還是把自己看作人。比方說籤合同守信用,不作僞證,不隨地吐痰,有時候還跟着“票一票”綠色環保運動抗議核彈或熱愛海鯨。歐美式個人主義我們儘可以看不起,但可惜的是,在我們周圍,我們看到更多的是籤合同不守信用,是毫不猶豫地作僞證,是有痰偏往地毯上吐,是不吃國家珍稀動物就覺得宴席不夠檔次。更爲嚴重的,是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在幹部的率領下製造假藥——你說這叫什麼主義?恐怕連個人主義也算不上,充其量只能叫“個狗主義”——不把別人當人,也不把自己當人。

有些人一輩子想有錢,卻沒想怎麼當一個有錢“人”。

人和狗有什麼區別呢?如果說人活着不過就是飲食男女,那麼狗也能夠“食色性也”,並無差別。細想人與狗的不同,無非是人還多一點理智、道德、審美、社會理想等等。一句話,人多一點精神。西方的現代化絕不是一場狗們的純物質運動,從文藝復興開始,到啓蒙運動,到宗教改革,他們以幾個世紀文化的精神準備來鋪墊現代化,推動和塑造現代化。有些西方人即使淪爲乞丐,也不失紳士派頭的尊嚴或牛仔風度的俠義,這就足見他們的骨血中人文傳統的深厚和強大。與此相反,我們的現代化則是在十年文化大破壞的廢墟上開始的,在很多人那裏,不僅毛澤東思想不那麼香了,連仁義道德、因果報應也所剩無多,精神重建的任務更爲艱鉅。我們不常看到乞丐,但不時可以看到一些腰纏萬貫者,專幹製造假藥之類的禽獸勾當。

沒有一種精神的規範和秩序——哪怕是一種個人主義的規範和秩序——勢必侵蝕和瓦解法制,造成經濟政治方面的動亂或亂動,就像打球沒有規則,這場球最終是打不好的,打不下去的。以“社會”爲主義的國家,欲昭公道和正義於世,理應比西方國家更具精神優勢,能爲經濟建設提供更優質的精神能源——起碼應少一些狗眼看人、狗膽包天、狗尾搖搖以邀寵之類的狗態。我想應該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