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

井伏鱒二
從十幾年前起,一條鯉魚就弄得我不勝其煩。當時,我學生時代的好友青木南八(早年故去)抱著滿腔熱情把魚送給瞭我,還告訴說,此魚可是從遙遠的故鄉的池子裏捕撈上來的啊!

鯉魚當初就有一尺來長,全身雪白。

我正在房東傢往窗颱前的檔杆上晾曬手帕,青木南八把這條雪白的大鯉魚盛放在鋁鍋裏,上麵覆蓋著一層水草,作為進見禮給瞭我。我為瞭感謝他的深情厚意,當即發誓往後決不加害於白色鯉魚。接著,我拿齣瞭尺子,一邊量魚的長度,一邊和他商量放養的地方。

房東傢的當中院子裏,倒是有個瓜瓢狀的水池。可上麵浮滿瞭亂扔的樹枝和竹片,把魚放養在內,我不放心。尋思片刻之後,仍無他法,隻好放瞭進去。鯉魚隨即鑽進瞭池底,幾個星期不見露麵。

當年鼕天,我換瞭一傢不常收住外人的房東,當時很想把鯉魚一起帶走,可是沒有撈網,隻好撂下。春分過後,終於到瞭可以釣魚的季節,於是,我來到以前那個房東傢的瓜瓢池邊,想把鯉魚釣上來。第一天,釣上來兩條小鯽魚,我拿給房東老闆看,老闆象對釣魚不感興趣的似地說:“沒想到那瓜瓢池裏居然會有鯽魚之類的東西。”可是從第二天起,他卻和我並肩垂釣起來。

第八天,我用春蠶蛹終於把要釣的鯉魚釣瞭上來。鯉魚依然是那麼雪白,一點也不見瘦,可是,在魚鰭尖上長滿瞭透明的寄生蟲。我小心翼翼的去除瞭蟲子,然後把魚放進瞭乘滿冷水的洗臉盆裏,上麵用無花果葉子蓋好。

新搬的這個房東傢沒有瓜瓢狀之類的池子,因此,我也曾想過不如狠心把魚宰瞭拉倒,並多次掀開無花果葉子看瞭看,每次都見鯉魚的嘴一張一閉,在心平靜氣地進行呼吸。

我端著洗臉盆到青木南八那裏去同他商量。

敬啓者,對青木南八君的逝世,謹緻悼念。六年前,經青木君介紹,將小生所有鯉魚一尾(魚為白色,當時長一尺有餘)寄養在貴府的水池裏,特此懇求將魚奉還。順告,本星期天,不論晴雨,我將於午前前來貴府池畔垂釣,請予寬許。為此,請從是日早晨起,為我稍開後門。頓首。

對方來瞭迴信(為瞭使青木的靈魂不緻誤解他的未婚妻,特將信的全文抄錄齣來)

來函敬悉,殯葬剛過,即聲稱前來釣魚,此舉似有些唐突。但念及此魚乃屬閣下珍品,故同意遵照來函所述之意從事。屆時可免入內相見,亦不齣門相迎。唯垂釣一事,望勿多慮,任從方便就是。草復。

星期天一大早,我攜帶飯盒和釣竿、魚食、臉盆等物,悄悄地到瞭已故青木南八未婚妻的宅院裏,然而我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如果把迴信帶來作為必要的憑證,那就要好得多。

枇杷的果實已經黃熟,從而引起我想嘗嘗鮮果的食欲。而且池畔的各種草木全都長得很高深茂密,據我的觀察,不管是從樓上窗口處,還是從陽颱上,都無法看到我的身影。因此,我倒握著釣竿,把枇杷的果實敲打下來。由於到黃昏時分纔將鯉魚釣上來,所以我趁機擅自偷吃瞭相當多的枇杷。

我把鯉魚放養在早稻田大學的遊泳池裏。

夏天來瞭,學生們開始在池裏遊泳。每天一到下午,我總要路過池邊去參觀一番。我把臉貼在池子周圍的鐵絲網上,望著他們靈巧的遊姿,心裏不勝羨慕。此時,我正在失業,這種參觀,對我來說那是再閤適不過的瞭。——日近黃昏時,學生們從水裏上來,就那麼光著身子躺在漆樹底下,或抽煙,或談笑。我望著他們那健美的肢體和歡快的遊泳情景,不時地流露齣深有所感的情調。

等學生們不再亂往水裏跳瞭,池子的水麵也就平靜下來。緊接著,幾隻燕子隨即嚮水麵飛來,它們時而翻身翱翔,時而肚皮擦著水麵一掠而去。唯有我那白色的鯉魚鑽得很深,從不見露麵,說不定它已經葬身池底瞭。

就在此刻,我發現我那白色的鯉魚十分醒目地在池中貼近水麵環遊。我躡著腳走進瞭鐵絲網內,為瞭進行仔細的觀察,又爬到瞭跳水颱上。

我的鯉魚顯得十分靈巧,它盡可能舒展地利用瞭水池所賦予的空間,象這裏的霸王似的,任其橫衝直撞,來迴遨遊。不僅如此,在我那鯉魚的身後還緊緊地尾隨著幾條鯽魚,幾十條鱲魚和鱂魚,足見屬於我所有的鯉魚該是多麼威風啊!

我麵對如此壯觀的情景,感慨之餘,不禁流下瞭熱淚。與此同時,我特彆注意不要發齣聲響,悄悄從跳颱上走瞭下來。

寒冷的季節到瞭。池子的水麵上散落著樹葉,不久就結瞭冰。這一來,我隻好決心不去尋找鯉魚的行蹤瞭,可每天早晨仍然堅持到池邊來看看,把幾顆小石子嚮平坦的冰麵投去,發齣冷清的聲音;如果用力正投下去,石子就會紮進冰層裏去。

一天早晨,冰麵上降瞭一層薄雪。我拾來一根竹竿,在冰麵上畫起畫來。畫的是一條長約兩丈的魚,在我的心裏,這就是我那白色的鯉魚。

畫好以後,在鯉魚的鼻子前方加上“......”,本想寫點什麼,但未寫成,反過來在鯉魚的尾後添上瞭許多緊隨不放的鯽魚和鱂魚。可看上去,那些鯽魚和鱂魚顯得多麼愚蠢而又淒慘!這些魚有的沒有鰭,有的甚至連嘴巴和眼睛都沒有畫全。我卻完全心滿意足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