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忽必烈汗

梁實秋
英國浪漫詩人柯勒律治的短詩《忽必烈汗》,是在夢中作的,是五十四行的一首殘篇。據作者小序,一七九九年因健康關係隱居鄉間,一日偶感不適,服下止痛藥,昏然入睡,時正在座椅上讀《珀切斯遊記》,讀到這樣的一行:“忽必烈汗下令在此興建一宮殿,附有富麗的花園。於是此圍牆圈起十里肥沃的土地。”熟睡三小時中竟成一詩,不下二三百行,醒後猶能全部記憶,不幸突有人來把他喚了出去,再回室中即感記憶模糊,只有八行十行尚留有深刻印象,勉強追憶,成此斷片。這情形略似我國宋時潘大臨所稱:“秋來景物,件件是佳句,恨如俗氛所蔽翳,昨日閒臥,聞攪林風雨聲,欣然起,題其壁曰:‘滿城風雨近重陽’,忽催租人至,遂敗意,止此一句。”所不同者,一是客來攪了夢憶,一是客來敗了詩興,都是煞風景。柯勒律治還能寫出五十多行,比一行七字幸運得多。

柯勒律治所謂止痛劑,其實是鴉片酊;鴉片加酒精,滴入水中吞服者。柯勒律治早已服用上癮。用煙槍煙燈,一榻橫陳,短笛無腔信口吹,據說是我國高度文化的發明。柯勒律治生吞鴉片,在麻醉之下做夢作詩,這情形是可以理解的。夢見忽必烈汗,是不算稀奇,柯勒律治還做過更荒唐的夢,據他筆記所載,他曾夢見月中人,“與塵世之人無異,唯用肛門吃飯嘴屙屎,他們不大接吻”。鴉片令人顛倒有如是者!浪漫派詩人喜歡出奇制勝,鴉片是有效的刺激。

這首詩不好譯,因爲原詩利用子音母音的重複穿插,極富音樂的效果,表現出神祕的氣氛。茲譯其大意如下:

忽必烈汗下令

在上都興建華麗的夏宮;就在聖河阿爾夫穿過無數深不可測的地窟注入昏黑大海的那地方。

於是十里肥沃的土地用城牆城樓來圈起;林園鮮美,小溪盤繞,芳香的樹上綻開着花朵;還有森林,與丘陵同樣的老。

三次作圈圍繞着他,戒懼地把眼睛閉起,因爲他已吃了甘露,喝了天上的香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