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行成雙

鄧一光
他們在風雪中慢慢走着。他和她,他們是兩隻狼。他的個子很大,很結實,刀條耳,目光炯炯有神,牙齒堅硬有力。她則完全不一樣,她個子小巧,鼻頭黑黑的,眼睛始終潮潤着,有一種小南風般朦朧的霧氣,在一潭秋水之上懸浮着似的。他的風格是山的樣子,她的風格是水的樣子。

剛纔因爲她故意搗亂,有隻兔子在他們的面前眼巴巴地跑掉了。

他是在她還是少年的時候就征服了她的。然後他們在一起相依爲命,共同生活了整整9 年。這期間,她曾一次次地把他從血氣沖天的戰場上拖下來,把傷痕累累昏迷不醒的他拖進荒僻的山洞裏,用舌頭舔他的傷口,舔淨他傷口的血跡把獵槍的砂彈或者兇猛的敵人的骨頭渣子清理乾淨,然後,從高坡上風也似的衝下去,去追捕獐獾,用嶂臍和獾油爲他塗抹傷口。做完這一切後,她就在他的身邊臥下,整日整夜的,一動不動。

但是,更多的時候,是由他來看顧她的。他們得去無休無止地追逐自己的食物,得與同伴拼死拼活地爭奪地盤,得提防比自己強大的兇猛的對手的襲擊,還得隨時警惕來自人類的敵視。這真的很難。

有時候他簡直累壞了。他總是傷痕累累,疲於應戰。而她呢,卻象個不安分的惹事包,老是在天敵之外不斷地給他增添更多的麻煩。她太好奇而且有着過分的快樂的天性。她甚至以製造那些驚心動魄險象環生的麻煩爲樂事。

他只得不斷地與環境和強大的敵手抗爭。他怒氣沖天,一次又一次深入絕境,把她從厄運之中拯救出來。他在那個時候簡直就象一個威風凜凜的戰神,沒有任何對手可以扼制住他。他的成功和榮譽也差不多全是由她創造出來的。

沒有她的任性,他只會是一隻普通的狼。

天漸漸地黑下去,他決定儘快地去爲她也爲自己弄到果腹的食物。

天很黑,風雪又大,他們在這種狀況下朝着燈火依稀可辨的村子走去,自然就無法發現那口井了。

井是一口枯井,村子裏的人不願讓雪灌了井,將一黃棕舊雪被披在井口,不經心地做成了一個陷井。

他在前面走着,她在後面跟着,中間相隔着十幾步。他絲毫也沒有預感,待他發覺腳下讓人疑心的虛松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那時正在看着雪地裏的一處旋風,旋風中有一枝折斷了的松枝,在風的嬉弄下旋轉的如同停不下來的舞娘。轟的一聲悶響從腳下的什麼地方傳來。她這才發覺他從她的視線中消失了。她奔到井邊。他有一刻是昏厥過去了。但是他很快就醒了過來,並且立刻弄清楚了自己的處境。他發現情況不象想的那麼糟糕。他只不過是掉進了一口枯井裏,他想這算不得什麼。他曾被一個獵人安置的活套套住,還有一次他被夾在兩塊順流而下的冰砣當中,整整兩天的時間他才得以從冰砣當中解脫出來。另外一次他和一頭受了傷的野豬狹路相逢,那一次他的整個身子都被鮮血染紅了。他經過的厄運不知道有多少,最終他都闖過來了。

井是那種大肚瓶似的,下暢上束,井壁鑿的很光溜,沒有可供攀援的地方。

他要她站開一些,以免他躍出井口時撞傷了她。她果然站開了,站到離井口幾尺遠的地方。除了頑皮的時候,她總是很聽他的。她聽見井底傳出他信心十足的一聲深呼吸,然後聽見由近及遠的兩道尖銳的刮撓聲,隨即是什麼東西重重跌落的聲音。

他躺在井底,一頭一身全是雪和泥土。他剛纔那一躍,躍出了兩丈來高,這個高度實在是有些了不起,但是離井口還差着老大一截子呢。他的兩隻利爪將井壁的凍土刮撓出兩道很深的印痕,那兩道撓痕觸目驚心,同時也是一種深深的遺憾。

她爬在井沿上,先啜泣,後來止不住,放聲出來。她說,嗚嗚,都怪我,我不該放走那隻兔子。他在井底,反倒笑了。他是被她的眼淚給逗笑的。在天亮之前的那段時間裏,她離開了井臺,到森林裏去了,去尋找食物。她走了很遠,終於在一棵又細又長的橡樹下,捕捉到一隻被凍的有些傻的黑色細嘴鬆雞。

他把那隻肉味鮮美的松雞連骨頭帶肉一點不剩全都嚼了,填進了胃裏。他感覺好多了。

他可以繼續試一試他的逃亡行動了。這一次她沒有離開井臺,她不再顧忌他躍上井臺時撞傷她。她趴在井臺上,不斷給他鼓勁兒,呼喚他,鼓勵他,一次又一次地催促他跳起。隔着井裏那段可惡的距離,她伸出雙爪的姿勢在漸漸明亮起來的天空的背景中始終是那麼地堅定,這讓井底的他一直熱淚盈眶,有一種高高地躍上去用力擁抱她的強烈慾望。然而他的所有努力都失敗了。

天亮的時候她離開了井臺,天黑之後她回來了。她很艱難地來到了井邊,她爲他帶來了一隻獾。他在井底,把那隻獾一點不剩的全都填進了胃裏。然後,開始了他新的嘗試。

她有時候離開井臺,然後她再折回到井臺邊來。她總覺得在她離開的這段時間裏,奇蹟更容易發生。

她在那裏張望着,企盼着她回到井臺邊的時候,他已經大汗淋漓地站在那裏,喘着粗氣,傻乎乎地朝她笑了。但是沒有。天亮的時候,她再度離開井臺,消失在森林裏。

天黑的時候,她疲憊不堪地回到了井臺邊。整整一天時間,她只捉到了一隻還沒有來得及長大的松鼠。她自己當然是餓着的。但是她看到他還在那裏忙碌着,忙的大汗淋漓。他在把井壁上的凍土,一爪一爪地摳下來,把它們收集起來,墊在腳下,把它們踩實。他肯定幹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他的十隻爪子已經完全劈開了,不斷地淌出鮮血來,這使那些被他一爪一爪摳下來的凍土,顯得溼漉漉的。她先是楞在那裏,但是她很快就明白過來了,他是想要把井底墊高,縮短到井口的距離。他是在創造着拯救自己的生命的通道。

她讓他先一邊歇息着,她來接着幹。她在井坎附近,刨開冰雪,把冰雪下面的凍土刨松,再把那些刨松的凍土推下井去。她這麼刨一陣,再換他來,把那些刨下井去的凍土收集起來墊好,重新踩實。

他們這樣又幹了一陣,他發現她在井臺上的速度慢了下來。他有點急不可耐了。他不知道她是餓的,也很累,她還有傷。天亮時分,他們停下來。他們對自己的工作很滿意。如果事情就象這樣這麼發展下去,他們會在下一次太陽昇起的時候最終逃離那可惡的枯井,雙雙朝着森林裏奔去。但是村子裏的兩個少年發現了他們。

兩個少年走到井臺邊,朝井下看,他們發現了躺在井底心懷憧憬的他。然後他們跑回村子裏拿獵槍來,朝井裏的他放了一槍。

子彈從他的後脊樑射進去,從他的左肋穿出。血象一條暗泉似的往外竄,他一下子就跌倒了,再也站不起來。

她聽到了他的嗥叫,她立刻變的不安起來。她昂起頭顱,朝着井臺這邊嗥叫。她的嗥叫是在詢問出了什麼事。他沒有正面回答她,他叫她別管。他叫她趕快離開,離開井臺,離開他,進入森林深處去。她不,她知道他出了事兒。她從他的聲音中嗅出了血腥味兒。她堅持要他告訴她到底出了什麼事,否則,她決不離開。

兩個少年弄不明白,那兩隻狼嗥叫着,呼吸吡連,一唱一和,只有聲音,怎麼就見不到影子?但是他們的疑惑沒有延續多久,她就出現了。兩個少年是被她的美麗驚呆的。她體態嬌小,身材勻稱,儀態萬方,鼻頭黑黑的,眼睛始終潮潤着。瀰漫着一種小南風般朦朧的霧氣,在一潭秋水之上懸浮着似的。她的皮毛是一種冷凝質的銀灰色,安靜的,不動聲色的,能與一切融合且使被融合者昇華爲高貴的。她站在那裏,然後慢慢朝他們走過來,後來其中一個醒悟過來。他把手中的獵槍舉起來。

槍聲很悶。子彈鑽進了雪地裏,濺起一片細碎的雪粉。她象一陣乾淨的風,消失在森林之中。槍響的時候他在枯井裏發出長長的一聲嗥叫。他的嗥叫差不多把井臺都給震垮了。在整個夜晚,她始終等待在那片最近的森林裏,不斷地發出悠長的嗥叫,他知道她還活着,他的高興是顯而易見的。他一直警告她,要她別再試圖接近他,要她回到森林的深處去。永遠不要再走出來。她仰天長嘯着,她的長嘯從那片森林裏傳出來,一直傳出了很遠。

天亮的時候,兩個少年熬不住打了一個盹。與此同時,她接近了井臺,她把那隻凍的發硬的黃羊拖到井臺邊上去。她倒着身子,刨飛着一片片雪霧,把那頭黃羊,用力推下了枯井。他躺在那裏,不能動。那頭黃羊就滾到他的身邊。他大聲地叫罵她。他要她滾開,別再來煩他,否則他會讓她好看的。

他頭朝一邊歪着,看也不看她,好象對她有着多麼大的氣似的。她爬在井臺上,尖聲地嗚咽着,要他堅持住,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她就會把他從這該死的枯井裏救出去。

兩個少年後來醒了。再接下去的兩天時間裏,她一直在與他們周旋着。兩個少年一共朝她射擊了7 次,都沒能射中她。

在那兩天的時間裏,他一直在井裏嗥叫着,他沒有一刻停止過。他的嗓子肯定已經撕裂了,以至於他的嗥叫斷斷續續,無法延續成聲。

但是在第三天的早上,他們的嗥叫聲突然停止了。兩個少年,探頭朝井下看,那頭受了傷的公狼已經死在那裏了。他是撞死的,頭歪在井壁上,頭顱粉碎,腦漿四濺。那隻凍硬了的黃羊完好無損的躺在他身邊。

那兩隻狼,他們一直在試圖重返森林。他們差一點就成功了。

他們後來陷進了一場災難。先是他,然後是她,其實他們一直是共同的。現在他們當中的一個死去了。他死去了,另一個就不會再出現了,他的死不就是爲這個麼?

兩個少年,回村裏拿繩子。但是他們沒有走多遠就站住了。她站在那裏,全身披着銀灰色的皮毛,皮毛傷痕累累,滿是血痂。她是精疲力竭、身心俱毀的樣子,因爲皮毛被風吹動了,彷彿是森林裏最具古典性的幽靈。她微微地仰着她的下頜,似乎是輕輕地嘆了口氣,然後,她朝井臺這輕快地奔來。

兩個少年幾乎看呆了,直到最後一刻,他們其中的一個才匆匆地舉起了槍。

槍響的時候,停歇了兩天兩夜的雪又開始飄落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