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時光的囚徒

費爾南多.佩索阿
除了生命,一切事物對於我來說都變得不可承受——辦公室,居室,街道,甚至它們的對立物(假如這樣的對立物存在),都會將我淹沒和壓迫,只有生活的整體能給我提供寬解。是的,整體的任何部分都足以撫慰我。一道陽光源源不斷地照進死氣沉沉的辦公室。街上的一聲叫賣直上我住房的窗口,還有人們的存在,氣溫和天氣的變化,以及世界令人生畏的客觀性……

一道陽光突然照人我的心胸,我的意思是,我突然看見了它……它是一束幾乎沒有色彩的光亮,像一片赤裸的刀刃劃破黑暗和木地板,使周圍一切都有了生氣,包括舊釘子,地板條之間的縫隙,還有表格密佈不見空白的紙頁。

我注意着陽光射入靜靜辦公室帶來的難以察覺的影響,足足有好一陣……我是消逝時光的囚徒!只有囚禁者纔會有一種觀察螞蟻者的勃勃興趣,纔會對一道移動的陽光如此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