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抄襲看我們對無知的恐懼

梁文道
中國出版界過去幾年來出現過很多怪現象,有時候我們看到一些書,擺明是抄襲的作品,但照樣在市場上很好賣。另外一種情況是虛構一些書出來。什麼叫虛構?一些書會標榜自己是《紐約時報》暢銷書,在全世界怎麼樣受到好評等等。你一看,是本翻譯的書,作者是一個洋人的名字,你再仔細查下去,原來這本書根本不存在,《紐約時報》暢銷書榜也從來沒有這本書。這書明明就是一箇中國人寫的,卻假託一個外國人的名字,說它是翻譯回來的,還要假裝它頗受好評是本暢銷書。現在這樣的情況好像已經減緩下來了,沒那麼惡劣了,但是又出現了另一種情況。市場上出現很多書,你找不到作者,找不到編者,只找到一個人,叫“編著”,編輯的編,著作的著。

“編著”是一個很奇怪的說法。一般有書寫編著,它應該在裏面有詳細的說明,什麼地方他是編什麼地方是寫;或者可能是一本書有很多個作者,而他是作者之一,甚至是最主要的作者,同時他又負責編輯這本書,這可以叫編著。但今天的中國出版界,我們常常看到的“編著”是你不知道這本書到底是這個編著者親手寫的還是他到處拿人家的東西編過來的,而且即便是拿過來的,他也不說明,你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哪裏來的。

在我看來,“編著”其實是一種逃避責任的做法,這種稱呼是一種很不負責任的態度。我今天就舉一個例子給大家,事實上我以前介紹過,我甚至還形容它是一本災難,就是這本曾經非常紅,有很多人關注的《貨幣戰爭》,作者是宋鴻兵,請注意,他不是作者,是編著者。

關於作者宋鴻兵,這本書的後面介紹說他是20世紀90年代赴美留學,但他學的不是金融,學的是信息工程和教育學,長期關注並研究美國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經做過金融機構房地產方面的高級諮詢顧問,也做過一些與IT有關的東西。

這本書爲什麼如此轟動呢?簡單地講它是一個陰謀論的故事,說原來從林肯總統遇刺、經濟大蕭條、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到東南亞經濟危機、日本的泡沫經濟爆破等等一系列事情其背後都是有陰謀的,而這個陰謀跟一個家族有關。這個家族太厲害了,所以它能夠搞定大家,讓大家發現原來在操縱全球金融市場的都是他一個人、一個家族,這個家族就是有名的銀行家家族羅斯切爾德家族。這樣的說法如果真成立的話那真是聞所未聞的震撼事件。原來我們全世界的金融秩序甚至政治大事,國際間的戰爭都是這麼一個銀行家的家族爲了個人私利,爲了壟斷財富,爲了牟取暴利而搞出來的,甚至連美國聯邦儲備局也是他們的傀儡和玩偶。

這本書到最後指出所謂的“貨幣戰爭”即中國如果開放金融市場,就要跟這些大家族,這些貪婪的銀行家對着幹,這就是貨幣戰爭。而中國要怎麼樣才能確保



這本書之所以受歡迎,也反映了我們國家現在爲什麼會流行這種“陰謀論”,其背後是有原因的。第一是我們的無知,第二是我們的恐懼,我們總是對無知的東西感到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