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變故

黑井千次
光男早晨醒來,發現枕邊有一片白紙。他拿起一看,是摺疊着的紙條,上面好像寫着什麼。他打開窗簾讀完了這張紙條,不由得大喫一驚。

光男,我已經無法忍耐這種生活,請讓我離開這個家。13年來,承蒙關照。你也要保重身體,良子。

他只穿上一條褲腿就往外跑,一不小心摔了個跟頭。在他急急忙忙要爬起來的時候,聽到廚房裏響着與每天早晨同樣的做飯聲。現在良子還在,是不是一會兒就要離家出走?

“早晨好!”

妻子從水池子前回過頭來,臉色與昨天一樣,沒有任何異常。

“這封信是怎麼回事?”

“你看了?就是那麼回事。”

“別開玩笑。嚇了我一跳。”

“我不是開玩笑,是很認真的。”

“可是,良子不是在這裏嗎?”

“不,大清早就走了。”

“……那麼,你是誰?”

“你還沒睡醒吧?我是你的妻子呀!”

“良子就是我的妻子。”

“什麼,你果真這樣想?”

“當然。我和良子結的婚……”

“天亮時,良子就提着白色旅行包走了。這裏剩下的只有你的妻子。”

聽妻子這樣充滿自信地說,他糊塗了。

“那麼我問你,我到底是誰?”

“傻瓜!你不是我的丈夫嗎?”

“那麼,光男這個人跑到哪裏去了?”

“怎麼,你不知道?他不是光着腳追良子去了嗎?他邊跑邊喊,我不好!我不好!”

光男一下子沒了主心骨,依稀覺得好像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上班的時間到了,光男精神恍惚地走出了家門。

“您走好!”

妻子清脆地說。

到了公司,他忍不住把今天早晨家裏發生的事與一個最信賴的同事說了。

“怎麼,你家還是這個樣子?”那個同事滿不在乎地說,“我家五年前就發生過這樣的事了。幸好現在夫妻關係還算圓滿。”

“那麼,出走的那兩個人怎麼樣了?”

“嗯……是不是倒在什麼地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