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男人的進化

魯迅
說禽獸交合是戀愛未免有點褻瀆。但是,禽獸也有性生活,那是不能否認的。它們在春情發動期,雌的和雄的碰在一起,難免“卿卿我我”的來一陣。固然,雌的有時侯也會裝腔作勢,逃幾步又回頭看,還要叫幾聲,直到實行“同居之愛”爲止。禽獸的種類雖然多,它們的“戀愛”方式雖然複雜,可是有一件事是沒有疑問的:就是雄的不見得有什麼特權。

人爲萬物之靈,首先就是男人的本事大。最初原是馬馬虎虎的,可是因爲“知有母不知有父”的緣故,娘兒們曾經“統治”過一個時期,那時的祖老太太大概比後來的族長還要威風。後來不知怎的,女人就倒了黴:項頸上,手上,腳上,全都鎖上了鏈條,扣上了圈兒,環兒,——雖則過了幾千年這些圈兒環兒大都已經變成了金的銀的,鑲上了珍珠寶鑽,然而這些項圈,鐲子,戒子等等,到現在還是女奴的象徵。既然女人成了奴隸,那就男人不必徵求她的同意再去“愛”她了。古代部落之間的戰爭,結果俘虜會變成奴隸,女俘虜就會被強姦。那時候,大概春情發動期早就“取消”了,隨時隨地男主人都可以強姦女俘虜,女奴隸。現代強盜惡棍之流的不把女人當人,其實是大有酋長式武士道的遺風的。

但是,強姦的本領雖然已經是人比禽獸“進化”的一步,究竟還只是半開化。你想,女的哭哭啼啼,扭手扭腳,能有多大興趣?自從金錢這寶貝出現之後,男人的進化就真的了不得了。天下的一切都可以買賣,性慾自然並非例外。男人化幾個臭錢,就可以得到他在女人身上所要得到的東西。而且他可以給她說:我並非強姦你,這是你自願的,你願意拿幾個錢,你就得如此這般,百依百順,咱們是公平交易!蹂躪了她,還要她說一聲“謝謝你,大少”。這是禽獸幹得來的麼?所以嫖妓是男人進化的頗高的階段了。

同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舊式婚姻,卻要比嫖妓更高明。這制度下,男人得到永久的終生的活財產。當新婦被人放到新郎的牀上的時候,她只有義務,她連講價錢的自由都沒有,何況戀愛。不管你愛不愛,在周公孔聖人的名義下,你得從一而終,你得守貞操。男人可以隨時使用她,而她卻要遵守聖賢的禮教,即使“只在心裏動了惡念,也要算犯奸淫”的。如果雄狗對雌狗用起這樣巧妙而嚴厲的手段來,雌的一定要急得“跳牆”。然而人卻只會跳井,當節婦,貞女,烈女去。禮教婚姻的進化意義,也就可想而知了。

至於男人會用“最科學的”學說,使得女人雖無禮教,也能心甘情願地從一而終,而且深信性慾是“獸慾”,不應當作爲戀愛的基本條件;因此發明“科學的貞操”,——那當然是文明進化的頂點了。

嗚呼,人——男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