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如果香港會死

林夕
上海會擁有中國境內第二個迪斯尼樂園,且必然比香港大上幾倍,這該不是什麼國傢機密吧。如果對香港來說那是一個噩耗,民間應該早有心理準備,政府該有策略應對。為什麼這事先張揚的消息一齣,還是有報章用上“香港玩完”來形容區區一個樂園的影響力?

如果香港將會玩完,也不會死於迪斯尼之手,更不會因為那批見大買大、見異思遷的內地遊客而壽終正寢。香港迪斯尼自二零零五年開業以來,入場人數已屢創新低,既然沒有對旅遊業幫上過什麼忙,捅穿瞭天,屋再多漏些連夜雨,也不會緻命。要命的不是上海,是本地客占四成、內地客占三成的比例。

作為陳年支柱的旅遊業,竟然落得成也迪斯尼,敗也迪斯尼,那這個城市本身的吸引力就大有問題,發展旅遊業的策略眼光,也早在人傢開張大吉前已齣瞭狀況。

一邊為搭上內地經濟高鐵的順風車而取得點點安全感,一邊又為這車開得太快而擔驚受怕,怕倒過來成為深圳的後廠,怕金融中心被上海取代,怕滅頂於珠三角融閤中。焦慮會緻癌,擔心無補於事,也不過是提早找死而已。

如果香港會死,可能死於未來六大産業在施政報告中每個遠景隻得到六百字左右的白描,對遠景無能為力又沒有興趣,公眾注意力終究還是迴到切身的樓價問題。死於隻糾纏於燈泡而不去自創明燈,單純齣一口惡氣而止於泄氣。死於隻咬住個彆的爛樹木而沒有足夠空間讓快謝的森林曝光,護林的方嚮又因為不夠煽情而備受冷待。種種死法,都不可能賴到迪斯尼、上海或是深圳甚至中國另一個城市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