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明日又天涯

三毛
我的朋友,今夜我是跟你告別了,多少次又多少次,你的眼光在默默的問我,Echo,你的將來要怎麼過?你一個人這樣的走了,你會好好的嗎?你會嗎?你會嗎?

看見你哀憐的眼睛,我的胃馬上便絞痛起來,我也輕輕的在對自己哀求——不要再痛了,不要再痛了,難道痛得還沒有盡頭嗎?

明日,是一個不能逃避的東西,我沒有退路。我不能回答你眼裏的問題,我只知道,我胃痛,我便捂住自己的胃,不說一句話,因爲這個痛是真真實實的。

多少次,你說,雖然我是意氣飛揚,滿含自信若有所思的仰着頭,臉上蕩着笑,可是,燈光下,我的眼睛藏不住祕密,我的眸子裏,閃爍的只是滿滿的倔強的眼淚,還有,那一個海也似的情深的故事。

你說,Echo,你會一個人過日子嗎?我想反問你,你聽說過有誰,在這世界上,不是孤獨的生,不是孤獨的死?有誰?請你告訴我。

你也說,不要忘了寫信來,細細的告訴我,你的日子是怎麼的在度過,因爲有人在掛念你。

我愛的朋友,不必寫信,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是走了,回到我的家裏去,在那兒,有海,有空茫的天,還有那永遠吹拂着大風的哀愁海灘。

家的後面,是一片無人的田野,左鄰右舍,也只有在度假的時候纔會出現,這個地方,可以走兩小時不見人跡,而海鷗的叫聲卻是總也不斷。

我的日子會怎麼過?

我會一樣的洗衣服,擦地,管我的盆景,鋪我的牀。偶爾,我會去小鎮上,在買東西的時候,跟人說說話,去郵局信箱裏,盼一封你的來信。也可能,在天氣晴朗,而又心境安穩的時候,我會坐飛機,去那個最後之島,買一把鮮花,在荷西長眠的地方坐一個靜靜的黃昏。

再也沒有鬼哭神號的事情了,最壞的已經來過了,再也沒有什麼。我只是有時會胃痛,會在一個人吃飯的時候,有些食不下咽。

也曾對你說過,暮色來時,我會仔細的鎖好門窗,也不再在白日將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因爲我很明白,昨日的風情,只會增加自己今日的不安全,那麼,我的長裙,便留在箱子裏吧。

又說過,要養一隻大狼狗,買一把獵槍,要是有誰,不得我的允許敢跨入我的花園一步,那麼我要他死在我的槍下。說出這句話來,你震驚了,你心疼了,你方纔知道,Echo的明日不是好玩的,你說,Echo你還是回來,

我一直是要你回來的。

我的朋友,我想再問你一句已經問過的話,有誰,在這個世界上不是孤獨的生,不是孤獨的死?

青春結伴,我已有過,是感恩,是滿足,沒有遺憾。

再說,夜來了,我拉上窗簾,將自己鎖在屋內,是安全的,不再出去看黑

夜裏滿天的繁星了,因爲我知道,在任何一個星座上,都找不到我心裏呼叫的名字。

我開了溫暖的落地燈,坐在我的大搖椅裏,靠在軟軟的紅色墊子上,這兒是我的家,一向是我的家。我坐下,擦擦我的口琴,然後,試幾個音,然後,在那一屋的寂靜裏,我依舊吹着那首最愛的歌曲——甜蜜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