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世界上另一個我

瀋大成
毫無防備地,我遇見瞭世界上另一個我自己。

地點是在普吉島的巴東夜市。

熙攘人群中,我一眼見到你,便明白你是誰,你的音容笑貌,即便使用億萬分之一的毛孔瞬間感觸,也可斷明,比格雷諾耶為凝煉絕世香水憑藉驚人嗅覺謀殺26名女子,更精確萬分。

人們說世界上的確存在另一個自己,那個自己,像是鞋盒裏倒轉放置的另一隻鞋,像是透過鏡子與之對視的映像,像是站在路燈下從腳底流齣的黑影子。他存在於世,與我宛若同卵雙生,意在錶明生而為人絕不孤單。不過見到瞭你,以上的見解就全部瓦解。

四年前我曾來過巴東,來之前正是滿心憂懼的那段時光,每天早晨在床上醒來都要費盡思量:今天可有什麼好事發生,值得起床。而磨蹭到最後關頭,急得想不齣任何理由卻也隻得起來穿衣,艱難度日。那時候,遠方一點光都沒有。之後到達這裏短暫度假,就想不要迴去瞭,就在這裏終年穿著夏天的衣裳,把自己曬成黝黑,日日去海邊遊蕩,腳踩細沙,細沙並從五趾縫隙漫到腳麵上,一切煩惱的事情就丟在故鄉,重新為人正在這裏。

四年之後因為公司年會的緣故舊地重遊,我在巴東夜市一見到你,便認齣你是四年前遺落在這裏的我自己。我的一部分,帶著堅定的不想踏上迴程的念頭,勝利脫逃於我自己。當時仿佛壯士斷腕,何等悲壯慘烈。剩餘的我迴到來處,生瞭一場病也告復原,日復一日,活在庸庸碌碌裏。

這些往事我竟忘瞭。如今我見到你,見到我們雙雙痊愈,如同蜥蜴或壁虎斷尾再生,各自長齣完整的肢體。我知道你這皮膚黝黑的、終年穿著夏天彩色衣裳的人,就是另一個我自己。你當機立斷,從我的人生裏脫軌潛逃,滯留在熱帶追逐那歡愉,如今可還依舊不改初衷活得快活?

我跟你,我跟我自己,各自作瞭選擇活在這裏和那裏,多年以後如此麵對麵,卻不知是誰更堅定強大,誰更誌得意滿。

你笑一笑,穿瞭夏天的彩色衣裳,轉身消失。這世上或許遺落瞭十個百個我自己,皆留在我歡喜的、萬分想留下的那些地方和時刻裏,重度起瞭生命。但願你們得償所願,而今全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