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的旁聽生

張曉風
“什麼是經濟學呢?”他站在講颱上,戴眼鏡,灰西裝,聲音平靜,典型的中年學者。

颱下坐的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而我,是置身在這二百人大教室裏偷偷旁聽的一個。

從一開學我就昂奮起來,因為在課錶上看見要開一門《社會科學概論》的課程,包括四位教授來設“政治”“法律”“經濟”“人類學”四個講座。想起可以重新做學生,去聽一門門對我而言嶄新的知識,那份喜悅真是掩不住藏不嚴,一個人坐在研究室裏都忍不住要輕輕的笑起來。

“經濟學就是把‘有限資源’做‘最適當的安排’,以得到‘最好的效果’。”

颱下的學生沙沙的抄著筆記。

“經濟學為什麼發生呢?因為資源‘稀少’,不單物質‘稀少’,時間也‘稀少’,——而‘稀少’又是為什麼?因為,相對於‘欲望’,一切就顯得‘稀少’瞭……”

原來是想在四門課裏跳過經濟學不聽的,因為覺得討論物質的東西大概無甚可觀,沒想到一走進教室來竟聽到這一番解釋。

“你以為什麼是經濟學呢?一個學生要考試,時間不夠瞭,書該怎麼念,這就叫經濟學啊!”

我愣在那裏反復想著他那句“為什麼有經濟學——因為稀少——為什麼稀少,因為欲望”而麻顫驚動,如同山間頑崖愚壁偶聞大師說法,不免震動到石骨土髓格格作響的程度。原來整場生命也可作經濟學來看,生命也是如此短小稀少啊!而人的不幸卻在於那顆永遠渴切不止的有所索求,有所躍動.有所未足的心,為什麼是這樣的呢?為什麼竟是這樣的呢?我癡坐著,任淚下如麻不敢去動它,不敢讓身旁年輕的助教看到,不敢讓大一年輕的孩子看到。奇怪,為什麼他們都不流淚呢?隻因為年輕嗎?因年輕就看不齣生命如果像戲,也隻能像一場短短的獨幕劇嗎?“朝如青絲暮成雪”,乍起乍落的一朝一暮間又何嘗真有少年與壯年之分?“急把盞,夜闌燈滅”,匆匆如赴一場喧嘩夜宴的人生,又豈有早到晚到早走晚走的分彆?然而他們不悲傷,他們在低頭記筆記。聽經濟學聽到哭起來,這話如果是彆人講給我聽,我大概會大笑,笑人傢的濫情,可是……。

“所以,”經濟學教授又說話瞭,“有位文學傢卡萊亞這樣形容:經濟學是門‘憂
鬱的科學’……”

我疑惑起來,這教授到底是因有心而前來說法的長者,還是以無心來渡脫的異人?至於滿堂的學生正襟危坐是因歲月尚早,早如揭衣初涉水的淺溪,所以纔凝然無動嗎?為什麼五月山桅子的香馥裏,獨獨旁聽經濟學的我為這被一語道破的短促而多欲的一生而又驚又痛淚如雨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