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閃靈

伊塔洛.卡爾維諾
這事發生在某天,十字路口,人群中間,人們來來往往的地方。

我停下來,心中一動:我其實是一無所知。無知,極端的無知:我不知道人、事的原委,一切都是那麼的無理、荒謬。於是我笑瞭起來。

我當時覺得奇怪的是我以前竟然全然未曾覺察,直到那時我對所有的東西都是全盤接受:交通燈、汽車、海報、製服、紀念碑,這些和這個世界任何感性都完全脫離的東西,我接受瞭它們,以為有某種必然性,某個因果鏈把它們係在一起。

接著,笑聲在我嗓子裏消失瞭,我感到臉紅且羞慚不已。我招手吸引人們的注意,“停一停!”我大叫,“有些東西錯瞭!所有的都錯瞭!我們所做的荒唐透頂!這是不對頭的!哪裏是個盡頭啊?”

人們在我身邊停住,朝我打量,好奇地。我站在他們中間,揮舞我的手臂,絕望地想錶達自己,想讓他們分享我在閃靈的刹那所體會到的東西:但是我什麼也沒說。我什麼也沒說,因為在那一刻,我舉著手,張著嘴,那重大的天啓似乎又被吞噬,盡管衝動在,但話語卻是舊的。

“那麼,”人們問:“你的意思是什麼?所有的東西都各按其位。所有的都是原樣。所有的都緣於其他。所有的都和其他相嵌閤。我們看不齣這有何荒謬或錯誤可言!”

我站在那兒,空落落的,因為當我迴頭再看,所有的東西又迴到瞭它們的位置上,所有的都顯得自然之極:交通燈、紀念碑、製服、高樓區、電車軌道、乞丐、隊列;但它們無法令我平靜,它們摺磨我。

“對不起,”我說,“可能是我自己齣錯瞭。看來是這樣瞭。任何東西都沒錯。對不起。”然後我在他們憤怒的注視下走開瞭。

不過,即使到今天,每次(經常地)當我發現自己無法理解某樣東西時,我就會本能地充滿希望地想,也許我的那個時刻又來臨瞭,也許我將再一次地感到自己一無所知,我將掌握那個在刹那間發現和失去的另類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