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我為什麼不看電視?

李敖
我不看電視。

電視的毛病並非它的內容全部要不得。也不是全部庸俗討厭。電視的毛病齣在它陪你養成一個壞習慣——一個不能主動生活的壞習慣。它把你有限的精神和時間給搶走。搶走還不算,還割得雞零狗碎,使你簡直無法過一個奮發有為的生活。你一天有限的精神和時間,被它一攪,整個的下半天就簡直人心浮動。

這還是指好節目而言。但是又哪來那麼多好節目?你看到的,大多都是雞肋節目、或是滲瞭太多太多水的牛肉湯。於是局麵就變成你看也不好、不看也不好。為瞭等下一個的可能好,你變得坐也不好、站也不好、上廁所也不好,可是不上又不行,於是倉皇去上,然後飛奔而迴,連個便都小不好。自己的生活,被這東西攪成這樣子,電視還能看麼?

至於有些新聞性的節目,你以為不知道是不行的,其實也是一種壞習慣。這種壞習慣,跟看報一樣。

這種壞習慣,叫做“追新聞屁”。一件新聞,從開始到結束,前後拖個七八天,一二十天,是常事。這件新聞,其實隻知道一行概要就足夠瞭,並不須要跟著它跑,跟著它跑,就是精神時間的大浪費。對這種新聞,你最幸福的自理方式是當你得知的時候,它已經結束瞭,就好像知道一場球賽一場棋局已賽過瞭,知道誰贏誰輸瞭,如此而已。不然的話,你跟著它跑,它就吊足你胃口。所以,基本上,“追新聞屁”和看賽球看下棋同一性質,為瞭過癮另當彆論,若說為瞭對自己有益而這樣做,則很難成立。因為“追新聞屁”所花的精神和時間,都是得不償失的,事半功倍的。你不聞不問,不久以後,在上周或上月大事記中,或在綜閤報道中,花一分鍾就可得到結果,當然缺少細節,但要那麼多細節乾什麼呢?人一天的精神時間有限,該把有限的精神時間,用來做最值得做的而不是做值得做的,這一點最重要。什麼時候人分清瞭這一不同,就不會再有藉口去做值得做的,因為人們一直以為看電視是值得做的。

我不看電視,因為不願它破壞我的奮發有為的生活,一看它,情緒上我就淪為被動、懶惰、低俗、不清醒和有求於外。

看大事記之類這些書,可以提醒人:任何轟動一時的新聞,都是過眼煙雲以後的一行字,甚至一行字都輪不上。曆史是最好的過濾器,告訴我們什麼纔是精華。看書還是最好,因為看書你可以主動跳讀,擷取精華,而不被動的被節目死拖活拖。我高中的時候,一位老曆史傢告訴我他不看齣版後沒有經過十年以上的書,我當時有點笑他太迂。現在想來,他的話,在印刷品泛濫的今天,也不無道理。連書都要經過十年的過濾纔看齣它有無價值,對新聞性太濃的電視節目,真該全盤加以否定纔對。

1978年獄中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