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汽笛.布鞋.紅腰帶

陳忠實
一個年過五十的人,依然清晰地記得平生聽到第一聲火車汽笛時的情景。

他當時剛剛勒上瞭頭一條紅腰帶。這是傢鄉人遇到本命年時避災禳禍乞求平安福祉的吉祥物,無論男女無論長幼無論尊卑都要在本命年到來的頭一天早晨穿褲子時勒上腰的。那是母親用自紡的棉綫四股閤成一股,經過漿洗經過大紅顔色的煮染再經過蜂蠟的打磨,然後把經綫綳在兩個膝蓋之前織成的,早在母親搓棉花撚子和紡綫的時候就不斷念叨:“娃的本命年快到瞭,得織一條紅腰帶。”在標誌著一年將盡的最後一個月份--臘月--到來之前,母親已經織好瞭一條紅腰帶,隻讓他試著勒瞭一下就藏進木闆櫃裏,直到大年三十晚上纔取瞭齣來放在枕頭旁邊,叮囑他天明起來換穿新衣新褲時結上那根紅腰帶。他那時隻是為瞭那條鮮紅的綫織腰帶感到新奇而激動不已,卻不能意識到生命曆程的第二個十二年將從明天早晨開始……

半年以後,他勒在腰裏的紅帶已經變成瞭紫黑色的瞭,鮮艷的紅色被汗漬尿垢以及褪色的黑褲汙染得失去瞭原本的顔色。他依舊勒著這條保命帶走齣瞭傢鄉小學所在的小鎮,到三十裏外的曆史名鎮灞橋去投考中學。領著他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班主任老師,姓杜;和他一起去投考的有二十多個同學,這些小學同學中有的已經結婚,那是他們在新中國成立後纔遲遲獲得讀書機會的緣故,他是他們當中年齡最小個頭最矮的一個。

這是一次真正的人生之旅。

從小鎮小學校後門走齣來便踏上瞭公路。這是一條國道,西起西安沿著灞河川道再進入秦嶺,在秦嶺山中盤鏇蜿蜒一直通到湖北省內。這是他第一次走齣傢門三公裏以遠的旅行。他昨夜激動慌懼得幾乎不能成眠。他肩頭挎著一隻書包,包裏裝著課本,一支毛筆和一隻墨盒,還有幾個學生竈發給的混麵饃饃,還有一塊洗臉擦臉用的布巾,同樣是母親用織布機織下的手工布巾……口袋裏卻連一分錢也沒有。

開始上路他和老師、同學相跟著走,大約走齣十多裏路也不覺得纍,同學們大都是來自小鎮附近村莊,誰也沒齣過遠門,興緻很高興勁十足一路說說笑笑嘰嘰嘎嘎。後來的悲劇是從腳下發生的。他感覺腳後跟有點疼,脫下鞋來看瞭看,鞋底磨透瞭,腳後跟上磨齣紅色的肉絲淌著血,血漿滲濕瞭鞋底和鞋幫。他首先詛咒的便是砂石鋪墊的國道上的砂子,全然想不到母親納紮的布鞋鞋底經不住砂石的磨礪,隨後纔意識到是一雙早已磨薄瞭的舊布鞋的鞋底。在他沒有發現鞋破腳破之前還能撐持住往前走,而當他看到腳後跟上的血肉時便怯瞭,步子也慢瞭。

似乎不單是腳後跟上齣瞭毛病,全身都變得睏倦無力,雙腿連往前挪一步的勇氣都沒有瞭,每一次抬腳舉步都畏怯落地之後所産生的血肉之苦。他看見杜老師在嚮他招手,他聽見同學在前頭呼叫他。他流下眼淚來,覺得再也攆不上他們瞭。他企望能撞見一位熟人吆趕的馬車,瞬間又悲哀地想到,自己其實原來就不認識一位車把式。

他看見杜老師和一位結過婚的小學生大同學倒追過來,立即擦乾瞭眼淚。老師和同學的關心鼓勵絲毫也不能減輕腳下的痛楚和抬腳觸地時引發的內心的畏怯。老師和大同學不能隻等他一人而往前走瞭。他沒有說明鞋底磨透腳跟磨爛的事,不是齣於堅強而純粹是因為愛麵子,他怕那些穿起耐磨的膠質球鞋的同學笑自己的窮酸。這種愛麵子的心理不知何時形成的,以至影響到他後來的全部生活曆程,不願意在任何人麵前哭窮,即使在黨的麵前。老師和大同學臨走時留給他的一句話是:“往前走不敢停。慢點兒要緊隻是不敢停下。我們在前頭等你。”

他已經看不見杜老師率領著的那支小小的趕考隊列瞭。他期望在路上撿到一塊爛布包住腳後跟,終於沒有發現哪怕是巴掌大的一塊碎布而失望瞭。他從路邊的楊樹上捋下一把樹葉塞進鞋窩兒,大約隻舒服瞭兩分鍾走齣不過十幾米就結束瞭短暫的美好和幼稚。他終於下狠心從書包裏摸齣那塊擦臉用的布巾,相當於課本的兩倍大小,隻能包住一隻腳。洗臉擦臉已經不大重要瞭,撩起衣襟就可以代替布巾來使用。用布巾包住的一隻腳不再直接遭受砂石的蹭磨減輕瞭疼痛,況且可以使另一隻腳踮起腳尖而避免腳後跟著地。他踮著一隻腳尖就著往前趕,果然加快瞭行速。走過不知有多少路程,布巾很快又磨透瞭,他把布巾倒過來再包到腳上,直到那塊布巾被踩磨得稀爛而毫無用處。他最後從書包拿齣瞭課本,先是算術,後是語文,一紮一紮撕下來塞進鞋窩……隻要能走進考場,他自信可以不需要翻動它們就能考中;如果萬一名落孫山,這些課本無論語文或是算術就都變成毫無用處的廢物瞭。那些課本的紙張更經不住砂石的蹭磨,很快被踩踏成碎片從鞋窩裏泛齣來撒落到砂石國道上,像埋葬死人時沿路拋撒的紙錢。直到課本被撕光,他幾乎完全絕望瞭,腳跟的疼痛逐漸加劇到每一抬足都會心驚肉跳,走進考場的最後一絲勇氣終於斷滅瞭。他站起隨之又坐下來,等待有一掛迴程的馬車,即使陌生的車夫也要乞求。他對念中學似乎也沒有太明晰的目標,迴傢去割草拾柴也未必不好……偉大的轉機就在他完全崩潰剛剛坐下的時候發生瞭,他聽到瞭一聲火車汽笛的嘶鳴。

他被震得從路邊的土地上彈跳起來。他被驚嚇得幾乎又軟癱坐下。他的耳膜長久地處於一種無知覺的空白。他的胸腔隨著鏗鏘鏗鏘的輪聲起伏著顫栗著。他驚懼慌亂不知所措而茫然四顧,終於看見一股射嚮藍天的白煙和一列呼嘯奔馳過來的火車。他能辨識齣火車憑藉的是語文課本上的一幅拙劣的插圖。這是他平生第一次看見火車。第一次聽見火車汽笛的鳴叫。隱蔽在原坡皺褶裏的傢鄉村莊,一年四季隻有人聲牛哞狗吠雞鳴和鳥叫。列車從他眼前的原野上飛馳過去,綠色的車廂綠色的窗簾和白色的玻璃,啓開的窗戶晃過模糊的男人或女人的臉,還有一個把手伸齣窗口的男孩的臉……直到火車消失在柳林叢中,直到柳樹梢頭的藍煙漸漸淡化為烏有,直到遠處傳來不再那麼震懾而顯得悠揚的汽笛聲響,他仍然無法理解火車以及坐在火車車廂裏的人會是一種什麼滋味兒?坐在飛馳的火車上透過敞開的窗口看見的田野會是怎樣的情景?坐在火車上的人瞧見一個穿著磨透瞭鞋底磨爛瞭腳後跟的鄉村娃子會是怎樣的眼光?尤其是那個和他年歲相仿已經坐著火車旅行的男孩?

天哪!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人坐著火車跑哩而根本不用雙腿走路!他用雙腳趕路卻穿著一雙磨穿瞭底磨爛瞭腳後跟的布鞋一步一蹭血地躑躅!一時似乎有一股無形的神力從生命的那個象徵部位騰起,穿過勒著紅腰帶的腹部衝進胸腔又衝上腦頂,他無端地憤怒瞭,一切朦朧的或明晰的感覺凝結成一句,不能永遠穿著沒後底的破布鞋走路……他把殘留在鞋窩裏的爛布綹爛樹葉爛紙屑騰光倒淨,咬著牙在砂石國道上重新舉步,腿上有勁瞭,腳後跟也還在淌血還疼,走過一陣兒竟然奇跡般地不疼瞭,似乎那越磨越爛得深的腳後跟不是屬於他的,而是屬於另一個怯弱者懦弱鬼王八蛋的……在離考場的學校還有一二裏遠的地方,他終於追趕上瞭老師和同學,卻依然不讓他們看他慘不忍睹的兩隻腳後跟。

……

在那場曆時十年的大浩劫發生時,他雖未被完全打翻卻感到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那一年又正好是他勒上第二條紅腰帶開始第三輪十二年的時候。他被劃進為劉少奇路綫而注定瞭政治生命的完結,他所鍾情的文學在剛剛發齣處女作便夭摺瞭,傢庭的災難也接踵而至,不是禍不單行而是三麵伏擊四麵楚歌。他步入社會尚無任何生活經驗也無絲毫的防衛能力,很快便覺得進入絕境而看不齣任何希望,不止一次於深夜走到一口水井邊企圖結束完全行屍走肉的自己。沒有促成他縱身一投的緣由,便是他在那最後一刻聽到瞭發自生命內部的那一聲汽笛的鳴叫……

在他勒上第三條紅腰帶開始生命年輪的第四個十二年的時候,恰好又遭遇到一次重大的挫摺。如果說上一次的遭遇與紅腰帶有無什麼聯係尚不意識,這一次就令他暗暗驚詫瞭,人類生命本身是否存在著一種神秘的周期性災變?他不再以一個簡單的無神論者的簡單態度輕易去判斷其有無瞭。這一次挫摺純粹是自做自受,不能怨天不能怨地更不能怨天下任何人,自己寫下一篇對生活作齣簡單謬誤判斷的小說而聲名狼藉。他曾想告彆政壇也告彆文學,重新迴到學校做一名鄉村教師,與農村孩子去交朋友。在那個人生重大抉擇的重要關頭,他不僅又一次聽到瞭那聲汽笛,而且想到瞭那雙磨透瞭鞋底磨爛瞭腳跟的布鞋。有什麼可畏懼的呢?本來就是穿著磨透鞋底的布鞋走進社會的,最終最糟失掉的大不瞭也就是又一雙破爛布鞋……他走進圖書館,把莫泊桑和契訶夫的小說抱迴住屋,晝夜與這兩個歐洲人擁抱在一起。

他後來成為一個作傢,但不是著名的,卻終歸算一個作傢。這個作傢已過“知天命”的年歲,迴顧整個生命曆程的時候,所有經過的歡樂已不再成為歡樂,所有經曆的災難挫摺引起的痛苦也不再是痛苦,變成瞭隻有自己可以理解的生命體驗,剩下的還有一聲儲存於生命磁帶上的汽笛鳴叫和一雙透瞭鞋底的布鞋。

他想給進入花季剛剛勒上頭一條或第二條紅腰帶的朋友緻以祝賀,無論往後的生命曆程中遇到怎樣的挫摺怎樣的委屈怎樣的齷齪,不要動搖也不必辯解,走你認定瞭的路吧!因為任何動搖包括辯解,都會耗費心力耗費時間耗費生命,不要耽擱瞭自己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