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良心

伊塔洛.卡爾維諾
來瞭一場戰爭,一個叫呂基的小夥子去問他是否能作為一個誌願者參戰。

人人都對他贊揚有加。呂基走到他們發步槍的地方,領瞭一把槍說:“現在我要齣發瞭,去殺一個叫阿爾伯托的傢夥。”

他們問他阿爾伯托是誰。

“一個敵人。”他迴答,“我的一個敵人。”

他們跟他解釋說他應該去殺某一類敵人,而不是他自己隨便想殺就殺誰。

“怎麼?”呂基說:“你們以為我是笨蛋嗎?這個阿爾伯托正是那類敵人,是他們中的一個。當我聽說你們要和那麼多人打仗,我就想我也得去,這樣我就能把阿爾伯托殺瞭。這就是我來這兒的原因。我瞭解這個阿爾伯托,他是個惡棍。他背叛瞭我,幾乎沒個由頭,他讓我在一個女人那兒成瞭小醜。這是舊話瞭。如果你們不相信我,那我可以把整個經過跟你們講一下。”

他們說行瞭,這已經夠瞭。

“那麼,”呂基說:“告訴我阿爾伯托在哪兒,我這就去那兒和他乾一場。”

他們說他們不知道。

“不要緊。”呂基說,“我會找到人告訴我的。遲早我要逮住他。”

他們說他不能那樣做,他得去他們叫他去的地方打仗,殺恰好在那裏的人。關於阿爾伯托,他們是一無所知。

“你們看,”呂基堅持說:“我真是應該跟你們講一下那件事。因為這個傢夥是個真正的惡棍,你們去打他是完全應該的。”

但是其他人不想知道。

呂基看不齣這是什麼原因:“抱歉,也許我殺這個或那個敵人對你們而言是一樣的,可是如果我殺瞭一個和阿爾伯托沒關係的人,我會難受的。”

其他人不耐煩瞭。其中一個人頗費瞭番口舌,跟他解釋戰爭是怎麼迴事,他為什麼不可以認定自己要殺的某人是敵人。

呂基聳瞭聳肩。“如果事情是這樣的話,”他說,“你們就彆把我算上瞭。”

“你已經來瞭,你就得呆下去。”他們吼道。

“嚮前走,一、二,一、二!”這樣他們就把他送上戰場瞭。

呂基悶悶不樂。他可以隨手殺人,但那不過是為瞭看看他是否可以找到阿爾伯托,或者阿爾伯托的傢人。他每殺一個人,他們就給他一個奬章,但他悶悶不樂。“如果我殺不瞭阿爾伯托,”他想,“那我殺那麼一大堆人是一點都不值得的。”他感覺很糟。

同時他們仍在不斷地給他頒發奬章,銀的,金的,各種各樣的。

呂基想:“今天殺一點,明天殺一點,他們就會越來越少,然後就會輪到那惡棍瞭。”

但是在呂基可以找到阿爾伯托前,敵人投降瞭。他感覺糟透瞭,自己殺瞭那麼多的人,卻毫無意義。現在,因為和平瞭,他就把他的奬章都裝在一個袋子裏,去敵國到處轉悠,把奬章分給死者的妻子和孩子。

這樣轉悠的時候,他遇上瞭阿爾伯托。

“好,”他說,“遲來總比不來好。”他就把他殺瞭。

那樣他就被捕瞭,被指控為謀殺並判處絞刑。在審判中,他不停地說他這樣做是為瞭自己的良心,但沒人聽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