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跳槽隻為“軟福利”

王小柔
很長時間沒聯係的一個老同學忽然來瞭電話,說她又跳槽瞭,一定要讓我去新單位看看,因為她所在的寫字樓洗手間裏安裝瞭全套美標的潔具,還有名牌洗手液、七分錢一張的吸水紙,最可貴的是馬桶旁邊那兩捲厚厚的舒爽衛生紙永遠用不完。我特彆驚訝,問她:“你不會是因為廁所跳槽的吧?”她底氣十足地迴答:“不是纔怪!”

我如約到瞭她的寫字樓,那裏確實氣派十足:電梯寬大無比,每層都有可供商務洽談的柔軟沙發,旁邊就是整麵落地玻璃,而全樓最奢華的就是廁所。據說我的同學隻是基層員工,居然擁有偌大的專屬辦公室,還有幾盆精緻的盆栽。

我的同學是個工作上的拼命三郎,但她對環境的要求特彆苛刻。上次跳槽據說是因為寫字樓裏的電梯,就是那種空間狹窄、能同時容納15個人、滿員時站著如同接吻姿勢的廉價電梯。平時乘電梯的人並不多,但每到中午11點大廈裏食堂開始賣飯的點兒,電梯就忙壞瞭,幾乎每層必停,一群群剛吃完和正準備吃的人進進齣齣,電梯裏充滿瞭一股濃鬱的菜味兒,有人在咂吧嘴、有人在打嗝、有人在抖摟飯盒裏的水,搞得我同學很長時間一進電梯就犯惡心,都快成生理上的條件反射瞭。後來她發現每到下午,電梯裏總會齣現一些光著腳趿著拖鞋,肩上扛著毛巾的人一層層找能洗澡的衛生間,那一刻電梯裏滿是洗頭水的味兒,弄得她經常疑惑自己是不是在一傢洗浴中心裏辦公。這些她都忍瞭,最讓她受不瞭的是,廁所裏的手紙經常不知道被誰當單位福利拿迴瞭傢,總是在她疏忽自帶衛生紙的時候,眼前隻剩下一個光禿禿的空盒。所以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當她絕望地一把提起褲子,想到的隻有一個詞:跳槽!

她之後就到瞭這傢對著裝要求極為嚴格的外企,每天早晨花一刻鍾化一個OL妝,粉底霜、收縮水、精華素、腮紅、眼影、香水一個都不能少,即便這樣還生怕自己配不上這個大樓的光鮮。這裏,電梯大瞭,菜味換成瞭化妝品味,她覺得這樣的味道纔適閤自己,就連她洗完手不小心滴落在大理石颱上的水珠,都有不知從哪兒冒齣來的服務生及時擦去。

在能夠享用自帶七分錢一張吸水紙的廁所以後,我的同學覺得每天上班簡直成瞭妙不可言的人生享受。雖然她的手機隨時都會響起,雖然她隨時都要上網接收老闆指令,哪怕她現在在睡覺、在逛街或者在上廁所,都要時刻準備著接收指令,但是她仍然以打瞭雞血的姿態投入工作。

人的職場幸福感,其實就是這麼簡單、這麼不可理喻,很大程度往往與薪水無關,它源於看不見卻又無處不在的“軟福利”。軟福利可能隻是嚮上司的錶達權得到尊重、訴求得以重視、嚮上升遷的願望有更多實現的可能性。又或許隻是公司給你提供的種種細微便利,譬如有的公司會給員工提供理發、修鞋等雜七雜八的服務,免費提供早餐、旅遊休假,又或者是一趟班車讓你早早迴傢與老人共享天倫。對我的同學來說,廁所福利雖小,但它是促進身心健康的必備法寶,因為沒人喜歡從繁重的工作中暫時解脫後又走進一個又小又髒又臭的空間。

我的同學是個閑不住的人,總叫囂著還要再跳槽,卻遲遲沒跳。我想,真正挽留住她的不是職位、薪金,而是這裏的廁所,當然,這個秘密她的老闆未必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