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新生活

鬍適
哪樣的生活可以叫做新生活呢?我想來想去,隻有一句話。新生活就是有意思的生活。你聽瞭,必定要問我,有意思的生活又是什麼樣子的生活呢? 我且先說一兩件實在的事情做個樣子,你就明白我的意思瞭。

前天你沒有事做,閑的不耐煩瞭,你跑到街上的一個酒店裏,打瞭四兩白乾,喝完瞭,又要四兩,再添上四兩。喝得大醉瞭,同張大哥吵瞭一迴嘴,幾乎打起架來。後來李四哥來把你拉開,你氣忿忿地又要瞭四兩白乾,喝的人事不知,幸虧李四哥把你扶迴去睡瞭。昨兒早上,你酒醒瞭,大嫂子把前天的事告訴你,你懊悔的很,自己埋怨自己:“昨兒為什麼要喝那麼多酒呢?可不是糊塗嗎?”

你趕上張大哥傢去,作瞭許多揖,賠瞭許多不是,自己怪自己糊塗,請張大哥大量包涵。正說時,李四哥也來瞭,王三哥也來瞭。他們三缺一,要你陪他們打牌。你坐下來,打瞭十二圈牌,輸瞭一百多吊錢。你迴得傢來,大嫂子怪你不該賭博,你又懊悔的很,自己怪自己道:“是嗬,我為什麼要陪他們打牌呢?可不是糊塗嗎?”

諸位,像這樣子的生活,叫做糊塗生活,糊塗生活便是沒有意思的生活。你做完瞭這種生活,迴頭一想,“我為什麼要這樣乾呢?”你自己也迴答不齣究竟為什麼。

諸位,凡是自己說不齣“為什麼這樣做”的事,都是沒有意思的生活。 反過來說,凡是自己說得齣“為什麼這樣做”的事,都可以說是有意思的生活。

生活的“為什麼”,就是生活的意思。

人同畜牲的分彆,就在這個“為什麼”上。你到萬牲園裏去看那白熊一天到晚擺來擺去不肯歇,那就是沒有意思的生活。我們做瞭人,應該不要學那些畜牲的生活。畜牲的生活隻是糊塗,隻是鬍混,隻是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如此做。一個人做的事應該件件迴得齣一個“為什麼”。

我為什麼要乾這個?為什麼不乾那個?迴答得齣,方纔可算是一個人的生活。

我們希望中國人都能做這種有意思的新生活。其實這種新生活並不十分難,隻消時時刻刻問自己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不那樣做,就可以漸漸的做到我們所說的新生活瞭。

諸位,韆萬不要說“為什麼”這三個字是很容易的小事。你打今天起,每做一件事,便問一個為什麼——為什麼不把辮子剪瞭?為什麼不把大姑娘的小腳放瞭?為什麼大嫂子臉上搽那麼多的脂粉?為什麼齣棺材要用那麼多叫化子?為什麼娶媳婦也要用那麼多叫化子?為什麼罵人要罵他的爹媽?為什麼這個?為什麼那個?你試辦一兩天,你就會覺得這三個字的趣味真是無窮無盡,這三個字的功用也無窮無盡。

諸位,我們恭恭敬敬地請你們來試試這種新生活。